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譚劍 | 30th May 2009 | 新浪之選 | (537 Reads)

Edison, 我不是你的 fans,對你也沒有甚麼特別感情。你拍的那些照片,我看過,也洗掉了,真是茶餘飯後的好話題。你出事時,我以此為話題,結識了好多好多朋友。

 

 (閱讀全文)

譚劍 | 27th May 2009 | 港事顧問, 新浪之選 | (1080 Reads)

有個像北韓這樣的鄰居,很難安無憂。失驚無神玩核試,射導彈。射得準,還好,最怕一時射失,掉進你家的花園裡,他也不是故意,但也不會說不好意思,只會發惡:「試射嘛!就是這水平了。」

 

 (閱讀全文)

譚劍 | 26th May 2009 | 閱讀筆記 | (487 Reads)



4. 我不是「只能寫十年後的事情」,而是怕寫得太遠,華文讀者難以接受,出版社難以接受(第一本長篇【換身殺手】設定在遠未來,能出版真是萬幸,謝謝麥成輝先生)。這是文化差異。畢竟科幻在西方成為流行文化已有好幾十年,西方科幻作家不必為這問題煩惱,華文科幻作家卻還要照顧讀者的接受能力。

 

 (閱讀全文)

譚劍 | 25th May 2009 | 閱讀筆記, 置頂文章 | (2381 Reads)

我在今期明報周刊(2115期)的封面故事裡。封面是徐子淇母女。她在 Book A,我在 Book B。

 

 (閱讀全文)

譚劍 | 22nd May 2009 | 港事顧問 | (820 Reads)

時感動」看了幾集後,決定不再看下去,難頂之至。

 

 (閱讀全文)

譚劍 | 21st May 2009 | 閱讀筆記, 置頂文章 | (858 Reads)

你在 film school 裡不會聽到這個名稱。想出這名堂的不是電影系的教授,而是影評人 Alissa Quart,後經 Roger Ebert 發揚光大來評價「油擊暗戰」(Syriana)。


這類電影還有「毒網」(Traffic),「衝擊效應」(Crash)和「巴別塔」(Babel)。你把這幾部電影的劇情梗要在大腦裡想一遍,找出共通點:人物眾多、多線敍述、時間來回跳動,人物在各自的故事線裡活得好好的,然而遇上其他線的人物後,便難免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和後果。

 

 (閱讀全文)

譚劍 | 19th May 2009 | 無聊之作 | (514 Reads)

我碰見任志剛好幾次,皆在中環 HMV。


身型非常高大,有台型,沒有保鑣,連隱型(即不在視線範圍內)的也沒有。半灰白的頭髮用 salt & pepper 形容最好不過。

 

 (閱讀全文)

譚劍 | 19th May 2009 | 閱讀筆記 | (323 Reads)

Picture

必須說清楚此 The Broken Window 是美國偵探小說名家 Jeffery Deaver 的作品,否則容易讓人直接聯想到社會學或犯罪學上的「破窗理論」:要打擊罪案,首要就是在環境上宣示當局的決心,有破爛的窗子,修好它。有塗鴉,洗掉它。詳見 Fixing Broken Windows

 

 (閱讀全文)

譚劍 | 15th May 2009 | 浮世男女 | (934 Reads)

我有個老師特立獨行。二十年前,他四十出頭,告訴我自己結婚甚為「簡約」:一對新人還是大學生,在海外留學,徵得雙方家長同意後,不邀親友,不穿婚紗,就兩個人穿牛仔褲去簽名註冊,禮成後,也不擺酒,不度密月。

 

 (閱讀全文)

譚劍 | 14th May 2009 | 浮世男女 | (824 Reads)

 

認識的人結婚,半島擺酒,來電詢問。


不及細想,即答:「沒空,不去。」掛線。

 

 

 (閱讀全文)

譚劍 | 13th May 2009 | 港事顧問 | (524 Reads)

「浪漫性關係」到底是以浪漫為重,或者只是純粹性交不涉感情?著實叫人莫不著頭腦。構思這名辭的真高手。

 

 (閱讀全文)

譚劍 | 12th May 2009 | 閱讀筆記 | (343 Reads)

Picture 

 

【神的微笑】是【第七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決選入圍作品的結集,水平很高,讀來非常愉快。

 

 (閱讀全文)

譚劍 | 9th May 2009 | 閱讀筆記 | (505 Reads)

Picture 

 

Paths of Glory 的硬皮裝剛推出,因此 A Prisoner of Birth 已經不是 Jeffrey Archer 的新作。


小說沒有甚麼偉大的意義(頂多就是別做壞事!),甚至只是改寫大仲馬的【基度山恩仇記】,搬到廿一世紀,但就是非常好看,引人入勝。看似簡單,其實很不容易。

 

 (閱讀全文)

譚劍 | 6th May 2009 | 港事顧問 | (511 Reads)

香港中學縮減中國歷史的授課時間,實乃香港之禍也。


很多人--包括教育界--認為中國歷史是學術科目,實屬謬誤。中國歷史之於香港人,其實是實用科目,效用遠勝中英數理化。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