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譚劍 | 25th Jan 2013 | 電影男 | (220 Reads)

Picture 

 

《雲圖》是史上最昂貴的獨立電影之一,幾乎每個看過這電影的人都會告訴你,這是個橫跨數千年的大框架,底下還有六個不同時代背景、彼此相連的故事, 彼此串連、對話、互補……演員在六個故事裏都會出現,而且可能變性變種族……這些我都不細表了。

這劇本編得精密,情節也很豐富,相比之下,主題就不夠新鮮。單看預告已可猜出電影是在玩甚麼花樣:輪迴。六個故事裏的人物都在反抗強權,但不見得都有善終,好人未必有好報,而好報很有可能是在另一世裏才出現。

這個觀點對西方人來說也許很新穎,因為他們的宗教信仰相信人死後不是上天堂就是下地獄。不過,今生的因變成下一世的果這種想法,是東方人的固有思想,對我們來說並不意外,而且,以一部長達171 分鐘的史詩式科幻電影來說,它欠缺了像《2001》、《Blade Runner》、《Matrix》那種對人類未來和哲學問題的超前視野。雖然有複製人、有未來科技、有動作場面,也有一些屬於科幻電影才有的點子,但《雲圖》對我來說,比較像是以未來為背景的文藝片。輪迴主題可以用《魔戒》那種奇幻故事來包裝,相反以上三部的主題卻只能用科幻來盛載。

由此看來,跟《雲圖》血緣較近的電影,並不是甚麼科幻片,而是多線連結的《巴別塔》跟《撞車》(Crash)。

 

都市日報 2013.1.25

http://metrohk.com.hk/index.php?cmd=detail&id=204039&search=1


譚劍 | 13th Jan 2013 | 港事顧問 | (239 Reads)

四年前寫「人形軟件」時,香港還沒有地產霸權的說法……

我在小說裡加入雲吞麵店被大財團趕盡殺絕的構思,在於我住的西營盤當年因地鐵支線而高速發展,食店開始相繼結業。

我有感而發,便寫進故事裡。從此我相信,即使是科幻這個類型小說,一樣可以反映現實,而且,反映現實中的地球比反映未來的外太空更有意義,更有逼緊性,穿越對我來說根本是逃避現實。

幾年下來,本區食店結業的速度終於開始放緩,因為那些食店已經死得七七八八,現在承租的是高檔食府。

高街不知大家有多少沒去過,那邊有個著名的高街鬼屋,以前是精神病院,現在變成西營盤社區綜合大樓,這條街現在簡直變成鬼街,有近十家高檔餐廳進駐,消費指數拍得住SOHO,每逢假日都吸引區外居民開車過來,大快朵頤。

這還不只,在我家腳程以內便有五家酒店,每一家都徹底改變附近的生態,塞了好些這個老區的居民不需要的咖啡店、藥房和找換店。

般含道那邊地產店林立,店內的樓盤廣告動輒就是上千萬,二千萬以上的也不在少數,店外常見推車仔收集紙皮的老人家,是「浮華世界」(Vanity Fair)對「孤星淚」(Les Misérables),叫我很無言。

我早在十多年前就寫過香港是很科幻的城市,「科幻」這兩字是眨義詞。現在的香港比我當年寫小說裡的未來香港更瘋狂!

好些人對此沒感覺,但我有,當跟你住在同一個城市裡的人居然過你無法想像的貧困生活,你睡得安穩嗎?天冷時他們怎樣保暖?吃得飽嗎?我們這個滿肚腸滿的冷血政府,有正眼看過他們一眼嗎?


譚劍 | 11th Jan 2013 | 私房創作 | (202 Reads)

 

太多人看電影,只是看故事,但電影不只是故事,還有畫面、配樂、剪接......


太多人看故事,只是看劇情,但故事不只是劇情,還有人物、對白、象徵......


看電影,如同看藝術品,都要去學,是 art appreciation。對很多人來說,學投資回報比較高,所以願意認真去看待看電影和說故事的人,少之又少。

 

 


譚劍 | 11th Jan 2013 | 私房創作 | (197 Reads)

 Picture

 

《一代宗師》是王家衛最容易看的一部電影。人物多,動作場面多,對白意味深長,故事很eventful,所有王家衛的signatures全部歸位。 

 

名字之所以叫「一代宗師」而不是「葉問XX」或「XX葉問」,在於這是以一眾宗師為故事的群戲,所以,不存在宋慧喬被刪戲分的可能,她的角色只是綠葉。

 

一線天(張震)的角色和梁朝偉沒有交手,看似多餘,其實這可算是hyperlink cinema的表現方式,特別塑造一個了無牽掛的人物來做對比。他雖然沒有感情包袱,但最終成為大師的是葉問而不是一線天,當中的理由,觀眾可自行思考。

 

細心的觀眾,也可發現這電影可算是「宗師」版(不是「武俠」版,這裏的武林最後已經被解體了)的「花樣年華」:同是被抑壓的感情,而且還有若干場景讓兩部電影對話,配樂的也同樣是梅林茂。

 

梁版的葉問跟甄子丹的葉問打法不一樣,這也呈現出不同的故事,也為葉問塑造了差異甚大的精神面貌。甄版招式繁多,對手武功愈來愈高,走的是傳統英雄成長的故事套路,很有戲劇性。梁版反其道而行,最複雜的對戰在前頭,愈後的愈簡單,一招半式就把對方解決,表現出宗師和庸手的巨大落差,故事重點反而在葉問落難、武林解體、個人怎樣適應大時代變遷和感情得失的多層次思考和抉擇。要堅持自我、委曲求存還是投機取巧,是成為武林高手不可不面對的重要課題。

 

http://metrohk.com.hk/index.php?cmd=detail&id=203015


譚劍 | 8th Jan 2013 | 私房創作 | (92 Reads)
「嘩!」 

方圓發出一聲足以震碎杯子的尖叫,馬上把公車上的乘客目光一下子吸引過來,連塞了耳機的也不例外。 

不必方圓解釋,巫真已經知道她從噩夢裡驚醒。這不是由字鬼直接引起,而是中了字鬼的後遺症。 

現在她不敢騎機車,怕會突然發作從車上摔下來。字鬼的殘餘份子在人清醒時一樣可以發動奇襲。 

巫真覺得她即使在乘客座也不安全,只好和她一起坐公車。 

他不討厭天書,但極恨那個姓魏的,「你真的不要我去扁那傢伙?也許目擊他被扁到不似人形後,你的情況會好轉。」 

「別再提他了,而且,別接近那書店!」方圓說話時雖未至氣若柔絲,但有氣無力。唯一好處是,這個版本的她似乎還比較好相處,不會隨便發脾氣。不過,他更喜歡本來的她,有方圓招牌的活力和衝勁。 

巫真瞄手錶,離早上十點還有十分鐘,方圓今天早上沒課,所以才有空陪他。 

這次的目的地是台南車站,無法通車的台南車站。 

和平日熙熙攘攘的情況大不相同,現在根本沒多少人。取而代之的是車站外綁在椰子樹上的「還我車站」布條。幾個志工也沒有閒著,給老人家講解情況。 

巫真和方圓走進這個沒有通車的百年車站裡。便利商店沒有營業、電視沒開,跑馬燈指示牌沒有動靜。平日發出光亮的廣告招牌一片死寂。沒有人聲,沒有車聲,沒有廣播,讓人覺得像是踏足死城。 

也大概因為沒有人,巫真才嗅到一股只有老舊建築才有的陳腐味。這味道應該一直存在,只是平日被人的氣味所掩蓋。 

總之,整個氣氛一如災難片裡所有人都死掉的城市。 

牆上的鐘指向十一點十六分,停擺在出事的一刻。 

他抬頭望向二樓,那一道道圓拱窗後面看來黑得不見底。雖然沒人跟他提過二樓,但他覺得問題一定出在二樓,而不是媒體說的電力供應系統。他懂個屁電力! 

車站沒電,無法開冷氣,站長室大門坦蕩蕩的打了開來。他和方圓直接走進去。 

許小姐站了起來,主動跟巫真方圓握手。她是站長特別助理,三十多歲,圓圓胖胖的身型,配合臉上長掛的笑意,很有喜感。要是你在人來人往的車站裡不小心踏了她一腳,她好像也不會介意。就是她主動聯絡巫真,邀請他和方圓往車站來。 

「這位是我們的站長。」她說。 

站長姓馬,這個在網路上就可以查到。本人看來四十出頭,有一副精明幹練、像會在「商業週刊」那種雜誌封面出現的正義臉孔,長得像阿部寬。 

巫真奇怪這種人怎會在火車站做沉悶的工作,唯一可能,就是他是個不折不扣的鐵道迷,即使書唸得很好,也視在鐵道工作為人生目標和樂趣。 

「讓我來介紹巫先生和方小姐。」許小姐剛開口講了一句,就被馬站長打斷:「我們握個手就夠了。你們的本領我們一清二楚,所以才會找上你們來。半個小時後還會有人加入,現在我先給兩位補充這件事的背景資料……」 

馬站長沒有廢話,一開始就入正題,巫真覺得方圓會對他有好感,果然去看她時,她不再沒精打采了。這種熟男果然真是她喜歡的類型,說不定還會成為自己的情敵。 

「……相信你也猜到,既然我們找你幫忙,台南車站遇上的麻煩,其實和電力供應無關。」馬站長道。 

巫真早就習慣了很多事情表裡不一。媒體早就成為政黨和企業操控的工具,一點也不可靠,便直接問:「到底發生什麼事?」 

「有人在晚上擅闖車站二樓……你也知道,這裡的二樓雖然荒廢了幾十年,但以前是旅館和餐廳,很有氣派,接待過日本天皇!」馬站長沒把話好好說清楚,只是細細打量巫真和方圓,問:「我想聽聽你的想法。」 

巫真不是沒碰過這種人,他們嘴巴說得好聽,但心裡其實對自己的本領仍然存疑。 

譚劍 | 5th Jan 2013 | 私房創作 | (91 Reads)

十分鐘後,二樓傳出兩聲慘叫,在大堂裡的人還來不及反應時,整個車站的燈光突然一下子全部熄滅。大家一開始時還保持冷靜,但很快發出驚叫,爭相奪出車站。

整個台南車站失去電力,影響所及,連縱貫線也受牽連,在台南站被切割成無法相連的兩段。

從北部南來的車,一律以永康站為終點站,再折返台北。從高雄開往北部的列車,也只能北上到橋頭。中間有幾個站因無法讓列車轉向,只好停止服務。

除了縱貫線,連沙崙線也遭殃。台南市民要搭高鐵,只好自己想辦法直接去沙崙站。

由於事態嚴重,阻撓全省南北陸路交通往還,總統和一眾高官不得不馬上從台北趕下來視察,後面跟著一大票媒體。

「七天內一定要解決這問題。」總統在會議室裡道:「否則會拖累下屆選情。」

一眾幕僚紛紛點頭,卻趁總統去廁所上大號時,在外面私下討論。

「總統想得太樂觀太簡單了,下屆選情是幾年後的事。」不願具名的官員道。

「對,要是一個禮拜後問題還沒有解決,難保南部的鄉民會開車上來包圍總統府。」另一個

官員說,同樣不願具名。

「這是一個殺傷力強大的政治炸彈,足以把行政院完全炸毀。」第三個官員說。

只是他們並不知道,自己的想法也太簡單了。這問題政府裡並沒有良才曉得如何解決。


譚劍 | 4th Jan 2013 | 私房創作 | (127 Reads)

我喜歡收集作家簽名本,除此之外,我也喜歡收集小說的第一句。前者是摸得到的,後者是觸不到的。前者可以獨賞,後者卻能與眾同樂。作家每次簽名都大同小異,但作品的第一句卻可以變化無窮。


為了寫好小說的第一句,我往往要來回雕琢,以下的是我最近五本長篇的第一句。


「媒體記者喜歡挖掘不尋常的人際關係變化,就像母親說她原來是你姊姊,就像兒子出國回來後變成女兒,就像當兵回來後女朋友變成嫂子甚至後母。那種事情發生在一個人身上時,會有一種世界完全崩潰的想法。」~永保安康的惡魔咒語


「夜神月不知道為什麼才過了幾個小時,自己的肚子就大到穿不過卷口。」~字鬼


「讓我用樹根纏著你的頸吧!可人兒。」~殺意樹


「男人覺得自己應該死了,明明死了,早就死了,如今又不知怎樣又回到人間世。」~人形軟件2


「有些人的人生,要在死後才變得精彩,甚至,真正的人生要在死後才正式展開。可惜,他們在生前往往並不知道。」~人形軟件1

 


譚劍 | 4th Jan 2013 | 港事顧問 | (90 Reads)

Picture

 

媒體記者喜歡挖掘不尋常的人際關係變化,就像母親說她原來是你姊姊,就像兒子出國回來後變成女兒,就像當兵回來後女朋友變成嫂子甚至後母。那種事情發生在一個人身上時,會有一種世界完全崩潰的想法。

 

王祖明的情況不屬以上類別,但肯定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一樣能引起媒體注意,所以行事一直小心翼翼。別說媒體,連家人也不能說。

 

「什麼?你跟你的老師……」

 

到時他和她都只會面對一張張瞠目結舌的臉孔,和後續的質問跟壓力,更少不了的是歧視的目光,也許比同性戀更難堪。同志有團體,有大遊行,批踢踢上有gay版。師生戀什麼支援都沒有!跟女老師談戀愛也許更會引起小男生因妒成恨的攻擊。

 

不過,這晚就把那些煩惱拋諸腦後吧!

 

他看見以前的班導—也就是現在的女友—正走進車站裡。

 

他想起多年前她做班導時帶班遊去侯硐參觀廢棄的選煤廠,沒想到現在自己反過來帶她去台南車站荒廢超過二十年的二樓冒險,角色倒轉過來。

 

她現在還不到三十歲,雖然比自己大上八年,但其實還很年輕,打扮起來跟當年做班導時好像沒差。

 

她還沒來到面前,他已嗅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當年已是用這個味道,他和其他男同學都喜歡,說以後要強逼女友用這個牌子的香水。他不用強逼,因為他把她變成了自己的女友。

 

晚上十一點零五分,車站裡的人不多。即使有,都是歸心似箭,沒有分神去留意他們。

 

他沒有多話,不想讓人家多看到他們一眼,牽了她的手後,便以不急不緩不引人注意的速度走到通往二樓的祕密木門外面,推開,閃身進去。

 

她打開手電筒,映入眼裡的是道破爛到不行的階梯,而且堆了雜物,在燈光裡飄浮的灰塵透著一層說不出的詭異,顯然和門外的大堂屬於兩個不同的世界。

 

「真的要上去?」她怯怯問。上次聽到她用這口氣說話,是她從黑板轉過身來時發現教師桌上多了個全黑的盒子。裡面其實是生日蛋糕,但已可以把她嚇得半死。

 

「你怕嗎?」他用頑皮學生的語氣反問:「是你說生活太悶,我才帶你來冒險。」

 

兩雙鞋子慢慢踏上階梯。

 

「永保安康的惡魔咒語」專頁:

http://www.tamalbert.com/#!untitled/cx5q 

 

「推薦序:懷舊的浪漫(By 乃賴)

http://marriedmanland08.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863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