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譚劍 | 30th Mar 2013 | 電影男 | (507 Reads)

 

【黃禍】是二十年前出版的老書,以中國大陸內部糧食供應失衡始,到最後發射核彈攻擊其他國家引起世界末日告終,格局之大,在當代中國小說甚為罕見。

因其政治敏感,觸及當局的六四神經,作者王力雄當年以「保密」為筆名發表。此書共有三個版本:

第一個是台灣風雲時代的上中下三卷本;

第二個是幾乎同時推出的加拿大明鏡出版社的全一卷本。我在二十年前讀過。以上兩個版本內容就算不是一樣,也相差無幾。

第三個就是近二十年後台灣大塊推出的新世紀本,把原著裡明顯冗長的「遞進式民主制」調出來獨立成書。如作者所言,這一改動,整本書好讀得多了。

六四屠城後,海內外湧現不少「中共還剩下多少年」的說法,好些民運人士斷言頂多三年,甚至只剩下十八個月……言之鑿鑿。沒想到中共大打經濟牌,竟延命了近四分之一世紀,財大氣粗之餘,更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看似沒有理由,其實這極符合民族DNA:溫飽跟發財,比其他什麼的都來得重要,「搵食」和「搵錢」才是硬道理。是以至今只有這個民族仍擁抱共產黨(即使只是名義上),甘於和極權專制合謀。五千年歷史演化出來的集體精神面貌,層次之低,令人搖頭歎息。

說 回故事,主角之一的石戈身為領導人,面對中國之混亂和失控,竟然是叫人民離開國門,前往其他國家偷生,而這主角已經是愛國愛民的「仁君」,在書裡獲得作者 近乎聖人的正面描寫。這當然不是原作者王力雄的價值偏差,而是有意為之,以曲筆對中國人人性陰暗面大加鞭撻,直陳要害,並不客氣在書裡稱這批侵略人家國家 掠奪資源的中國人為蝗蟲!

在現實裡,中國大陸雖沒有類似的滅頂之災,但自家生產的奶粉有毒,要在全球搜刮奶粉,跟當地人爭奪,當別國設下機制保護其國民權益,竟反過來被中國官方和民間批評為自私自利,其思想扭曲至此,【黃禍】裡早有預言。對大陸有識之士來說,這種反應,一點也不意外。

在【黃禍】的結局裡,沒有人要重建新天地,沒有人要重整世界秩序,沒有一點人性光輝。人退化為獸。 沒有悲壯,只有絕望。觀乎現實中那個金玉其外的中國大陸,只能認同王力雄的想法:這個民族的DNA只配有這種結局,沒有其他。

王力雄現時仍居於大陸,妻子為為西藏女作家唯色。

2013.3.29


譚劍 | 28th Mar 2013 | 電影男 | (318 Reads)
Picture

如果有誰認為港產片不離色情、暴力、粗口的低俗,黃修平導演的「狂舞派」是強而有力的反擊。電影不避髒話,但不多而且也不是賣點。一眾主角利用靈活的身體語言展現出來的功夫,卻不是暴力,而是強勁的舞步。

入場前我以為只是以大學生跳街舞競技的電影,不過把外國電影拿來「重拍」,再加入濃厚的本土氣息來個本地化而已……不,「狂舞派」玩出了新花樣,加入了「太極」元素這種華人的獨特文化。街舞的「剛」,加上太極的「柔」, 縱觀兩岸三地,只有香港能提供如此華洋混雜的「語境」調配出獨特且創意不凡的奶茶。

故事走傳統競技電影的套路,少不免來點武俠公式:大學裡的街舞團體BomBa要在「舞林大會」上挑戰香港班霸Rooftoppers,後者實力完全超班。可幸BomBa裡有個超級新星阿花。她潛力無限,但故事來到中段竟然被太極社的人搶去……

這種超出本來套路和公式的大逆轉少說有三次,一次比一次令人瞠目結舌,我在這裡無法說破,但在戲院裡就在想這故事可以怎樣發展下去?女主角中段斷腳無法上陣,然而,劇本有本事以很有說服力的方式利用伏筆完成mission impossible,而且境界高超,令人拍案叫絕。

說回「舞林大會」的最後結果,導演並沒有畫公仔畫出腸,如太極般留白,反而讓觀眾悟出另一番道理:勝負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願意跑得多遠!

都市日報 2013.3.28

http://albertam.tumblr.com/post/46460440918

譚劍 | 22nd Mar 2013 | 港事顧問 | (760 Reads)

Picture
前年去哥本哈根旅行時,在酒店附近看到一家小商店,櫥窗裡放的全是書,但這不是書店,而且那些書只屬於一個作家。

我認得這名字,他是個科幻小說作家,創辦過科幻小說比賽,而更著作等身,並創立了「XX教派」(著名信徒包括明星Tom某,也因此為娛樂版讀者熟悉)。對好些人來說,這組織是邪教,這個教主是吹牛大王、騙子、神棍。

在The Master裡,主角沒有明目張膽用上教主的名字,因為XX教派有財有勢,喜歡上法庭告狀,但明眼人一定看得出電影在影射誰。教主的洗腦技倆至今已被很多佈道家、大企業挪用,而且更改良得出來入化。抱歉我不能開名因為我怕連累「都市日報」一起挨告。

The Master就是教主的傳記片(但主角另有其人),不像其他電影從教主默默無聞開始,這次教主一出瑒時已薄有名氣,幾場戲不是讓他鑽挖人性心理弱點,就是讓他表現口才便給的本事,不然就是示範催眠術 …..

如果只當這電影是一般傳記片來看,實在太浪費了,而且電影也沒有以催眠的方式向觀眾長篇累牘介紹XX教派的教義或中心思想,而是扼要講解了幾個重點。現實中,教徒必須捐獻數十萬港幣才有機會獲「牧師」傳授真理,好些教徒因此傾家蕩產。

這是去年最好看的電影之一,在威尼斯影展拿下銀獅獎,無奈在奧斯卡因不合評審口味,竟連最佳電影也無法入圍。

都市日報 2013.3.22


http://albertam.tumblr.com/post/45935883114/the-master

譚劍 | 18th Mar 2013 | 港事顧問 | (172 Reads)
很多人把離開香港比喻為跳船……這個比喻很舊,很蒼涼很悲壯,叫人想起James Cameron的Titanic上幾個玩奏鳴曲的音樂家,寧死也不跳船,勢要和香港共存亡…..

問題是,這個比喻是錯的。

這條叫Hong Kong的沉船,不是說幾個人用力就可以修補,現時在Hong Kong 上上演的不是災難片,而是恐怖片。

不是James Cameron的Titanic,而是Ridley Scott的Alien。

話說在1997年時,Hong Kong降落在一個叫PRC(Polluted Region of Communism)的星球上,被異形入侵,如今的船長(或舵手)和船員不只是瘋狂,不,那個船長根本不是人,而是異形,而且還到處咬人,或者和人類交合,生產下一代異形。

別忘了,即使是Sigourney Weaver那麼打得的女人,也抽不過異形要棄船逃亡走人,更何況我們?所以,不要相信「一走了之」是沒有義氣的表現,這船已沒有讓大家生存的空間,每一個角落都有異形蛋隨時化出小異形,或有異形會隨時爆肚而出。

因此,在決定留下來前,閣下請自問有沒有本領跟張牙舞爪跟異形「隻揪」,要記著,即使你願意跟異形正面衝突,還有一大批人指你「非常暴力」,不願出手幫忙,他們覺得人生重點是「搵食」!

那些人之所有有這種反常的情況,一個原因是因為他們對死亡無意識,但這個機會很微,會相信的太天真同傻!另一個原因,特別是二等艙和頭等艙的人,就是他們早已在房間外接駁了救生艇,只要按個掣就可以在一分鐘後自動彈到一百公里外的太空。如果你是這兩種人,你可以不用再浪費看我這篇文字。

有很多人都說,反正都是三等艙,每一艘船都一樣。這只對了一半。離開這船去到另一艘,不代表你真的安全。行船跑馬三分險,每一艘船都有風險,沒有人一輩子都風平浪靜。你去到別的船上,不保證你能升等到頭等或二等艙,但留在Hong Kong上,很大機會一輩子只能住在三等艙。同是三等艙,人家的可能大一點,多些娛樂設施,多一些身為乘客的尊嚴,而且,如果你努力,有機會升等。在Hong Kong,你的機會近乎零。

當然,如果你是以下其中一種人,是不用急於離開的:

·      異形給你好處,牠「口頭承諾」答應不傷害你。
·      跟異形是好朋友、同道人,如在船上從事賭場相關業務。
·      你根本就是異形。

話當然不能說死,如果你跟我一樣不想離開Hong Kong,除了Hong Kong 以外沒有別的太空船可去,只有一個條件,就是和叫更多人一起跟你打異形,把這船搶回來。


譚劍 | 13th Mar 2013 | Micky 日記 | (166 Reads)
這幾天我過的是日夜顛倒的生活。

本來應該調好過來的,現在這樣子很不健康,無奈我無法入睡。

我的其中一隻狗 Minnie 已經很老了,到底有多少歲我已不知道,
因為是我跟太太從 HKDR 檢回來的,這狗原是繁殖狗,
花了我太太一年時間期間勞心勞力打理,才把牠從不似狗型變回正常。

Minnie 的牙齒全被無良的 breeder 拔光,因此無法估計其歲數,
我們只好推斷牠被丟時是六歲,至今七年,也就是十三歲。

Minnie 雖然來時五癆七傷,但從沒放棄自己,一直掙扎求存。
我知道她以前一直過暗無天日的日子,所以她第一次在我家的地板上曬太陽時,
我感動極了,因為我為她能逃出生天過正常一頭狗過的日子感到高興,
而她也不時露出勝利的笑容:
只要不放棄,一定苦盡甘來。
我們都叫牠「生命鬥士」!

牠雖然曾被虐,但一直不懂保護自己,喜歡跟家人玩,
跟牠出門時,牠也喜歡跟其他狗、貓、鳥等打招呼,
對所有動物都沒有敵意,願意去結交不同朋友,
比很多人更懂得友誼可以超越物種。

牠也很主動積極,我們回家時會以吠聲歡迎我們,
肚餓時也會告訴你,甚至連摸頭時我們縮手也會以吠聲表示不滿。

可是現在牠已無法再吠。

一晃眼七年過去,我步入中年,牠從老年步入衰敗,
如今看到她虛弱的身體,沒有力氣,精神萎糜,
目光呆滯,咳個不停而且眼睛含淚,
未來幾天,我可能要做個艱難的決定。

Minnie 我這幾天晚上都不敢睡,不是怕醒來時妳已離開了我,
而是希望妳在夜裡咳嗽時可以去看一看妳,讓妳不是孤孤單單地在黑夜裡離開,
希望妳是在我手中嚥下最後一口氣,這是為妳陪伴我多年的最好答謝。

Minne,最後我要告訴妳,能陪妳走最後一段路,是我的褔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