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譚劍 | 19th Jul 2013 | 電影男 | (376 Reads)


「鋼鐵英雄」是超人這超級英雄給搬上銀幕以來,情節最複雜和飽滿,場景也最浩大的一部。

不過,複雜不等於深度。

他的記者身份在這裡幾乎蕩然無存。重點放在這個偉大的超級英雄在不管我們人類怎樣對他的情況下,仍然義無反顧保衛我們,是徹頭徹尾的「救世主」故事,所以在美國上映時電影公司還邀請基督教團體去看。

可 惜呀,來到廿一世紀,上帝的影響力已經大大不如前,不用扯到什麼演化論,只要上高登,就不難發現耶教天天都被罵。救世主這種故事不能像「鋼鐵英雄」那樣平 白的說,而是要像「黑夜之神」那種把橋一扭再扭才能取悅新世代的觀眾:蝙蝠俠是在最後一分鐘才成為「黑夜之神」,留下廣濶的思考空間令觀眾感動。

「鋼 鐵英雄」最後三分之一,不是給人低迴不已的沉思,而是目不瑕給到近乎疲勞轟炸的視覺效果(自然也有人喜歡),以娛樂電影來說沒有叫人想頻頻去廁所的衝動, 若論深度則無法望「蝙蝠俠」三部曲的項背,頂多只能去到大脾。歸根究底,也許是「超人」這個角色本身的設定所限。這一集的超人也真的是超人,雖不是沒有七 情六慾,但對我來說,卻仍然令人無法親近也無法投入更談不上感動。Christopher Nolan不執導演筒,只任監製,保存自己的金漆招牌,真聰明。他一定很清楚,沒人能成為「超人」這超級英雄電影的救世主。

2013.7.19 都市日報

http://metrohk.com.hk/index.php?cmd=detail&id=215704&search=1


譚劍 | 16th Jul 2013 | 電影男 | (390 Reads)

Picture

 

你也許認為青春片只能找一堆年輕演員在追夢,如「那些年」(台)、「致青春」(中)、「狂舞派」(港)、「陽光姊妹淘」(韓)般,主角都要經過曲折的心路歷程,而且不是一帆風順,不管多熱血,最後都要接受人生總有遺憾這回事,但都無悔青春。而任何經歷過青春的觀眾,都會因此而感動,而且年紀愈大,愈有更深的體會:青春貴乎真誠,因為我們成長後就要被逼進入爾虞我詐的殘酷世界。

不好意思,你太老套了,「小時代」示範了青春片的全新玩法,不只打破了上面提及的公式,而且還準備了大量銳利的對白(「這世界有兩種人容易受騙,一種是老人,一種是像你般胸大的女大學生」),也不用怕過了火位變得做作(如提及諾貝爾文學獎),更不用怕好些劇情和對白我們早已經在無數小說和電影裡聽過好幾百遍而變得耳熟能詳(好多笑點我們早就笑不出來),簡單來說就是「情理之外,預料之中」,情況普遍得有如中國街頭的標語一樣多。

我不像大陸的影評人般認為「小時代」散播的是錯誤的價值觀,恰恰相反,這電影反映的是當下中國天朝的主流價值觀和電影欣賞水平。我們這些化外之民擁抱的才是錯誤的幻想,所以,青春片那種清新感,在此就像要在偉大的袓國裡找一罐沒有毒的奶粉般困難。

都市日報 2013.7.12
http://albertam.tumblr.com/post/55552205318


譚劍 | 12th Jul 2013 | 閱讀筆記 | (519 Reads)
陶傑先生說:「我唔consider自己喺華文社會有任何角色,我只為自己謀生,為市場寫作,我無 魯迅、胡適嘅遠大理想去救國救民,我對改變中國毫無興趣,因為知道佢係無辦法改變。」這是陶傑與文化人、讀書人最大的分別,明刀明槍,擺明車馬無「大志」 反而搵真銀更實際。(from 都市日報)

﹣﹣﹣﹣﹣﹣﹣﹣﹣﹣﹣

我相信陶先生有點言不由衷,真正原因是作家在華文社會的地位遠不及歐美國家,根本無法發揮社會地位。

陶先生一定讀過 Christopher Hitchens 的文章,這位名家堪稱「大西洋兩岸第一才子」,下筆之辣,比陶先生有過之而無不及,批評對象除了德蘭修女、克林頓、戴安娜王妃,也包括上帝,是西方「無神 論四頭馬車之一,也自稱是左翼份子(即一些人口中的「左膠」!)

Hitchens 發表文章,是為了改變社會,而不是純粹賺錢。

可惜,天妒英才,Hitchens 在 2011年因癌症逝世,這是撼動歐美文壇的大事。英國報章稱「從此再也沒有人能寫出同等份量的文章」,為他寫輓文的,包括貝里雅,道金斯、魯西迪及其他名家。

陶先生說得沒錯,尚優,就是尚崇歐美文化,所以,直接閱讀歐美名家的作品,才能「與世界接軌」。閱讀 Hitchens,我推介從 Arguably 開始。香港各大英文書店都能找到。

譚劍 | 5th Jul 2013 | 電影男 | (387 Reads)

image

如果你跟我一樣有嚴重的戀屍癖,看見「地球末日戰」裡群屍出籠的大場面時,跟fans目睹AKB48一大班人上台的興奮度應該是一樣的。

「地 球末日戰」(World War Z)的原著小說已經很暢銷,中譯本叫「打鬼戰士」,故事從喪屍自西藏發難開始,一步步在全球散播,到最後自然就是被降服。這故事由無數人輪流接力去說,中 間夾雜訪問、札記,所以有個副題:The Oral History of Zombie War,喪屍戰爭的口述史,故事場景不再局限於某個小城市的商場或某個國家,而是遍佈世界各地。大家面對喪屍,處境各有不同,因此也想出不同的招數去戰 鬥,給人全球告急的真實感。

只是照這架構拍成電影的話,故事零碎,難以令觀眾找一個角色來認同,於是在變成電影時改以畢比特一家為主軸,可惜即使加入電影史上最大規模的喪屍場面外,仍然沒有超出一般災難動作片的範疇。

我 從不看輕喪屍電影。自從最有影響力的「活死人之夜」(Night of Living Dead)以降,這個以死屍為賣點的電影類型,就不再是純粹的恐怖片,而往往帶有不同的政治指涉,不管針對性別、種族,還是性取向。這類型也一直在演化, 如「笑死人空間」(Shaun of the Dead)和「熱血喪男」(Warm Bodies)都展示了不凡的創意,前者以顛覆類型為己任,後者甚至以喪屍為主角,不管你是否看厭了喪屍版AKB48,都值得找來看。

2013.7.5 都市日報

http://www.metrohk.com.hk/index.php?cmd=detail&id=214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