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譚劍 | 30th Aug 2013 | 電影男 | (655 Reads)


Picture
由三部完全獨立的短片組成,再用一場險釀成交通意外的場面串連,手法叫我想起墨西哥電影「狗男女的愛」(Amores Perros),所不同的是,這三部片由三個團隊製作,風格和水準都很不一樣,唯一共同主題,就是都圍繞初戀和背叛,勉強可以揍是同一個主題在「黃賭毒」的世界裡的變奏。

三部片裡,以第三部「有殺有賠」的梁烈唯這個魚生師父幫黃書麒殺人的故事最曲折離奇、最完整、最好看。張立基的客串演出令人驚豔,最後讓他又唱又跳自己的首本名曲Electric  Girl,不只勾起我們那一輩人的回憶,還畫龍點晴帶出故事主題。這個神來之筆做得不錯,讓這故事不只不重口味,甚至還有點勵志。

相比之下,第一部「驚嘩春夢」才是真的「重口味」:兩個電腦宅男住在滿佈馬欖的唐樓,與妓女為鄰,露點、爆粗、cult野,樣樣齊,但……這故事到底在說什麼?而且以阿叔我口味之重,覺得所謂的「重口味」其實好小兒科。Peter Jackson在還沒爆紅前的1987年拍了一部低成本科幻喜劇,講外星人來地球捉人類當食物,畫面嘔心,比「重口味」更重口味,所以電影名稱就叫Bad Taste,是cult 片經典。

第二部「毒菇求愛」以毒品交易為題材,但在「口味」上竟有收歛,殊為可惜,應該「去得更盡」,最好叫Dada學「迷上癮」(Requiem for a Dream)裡的Jennifer Connelly般脫得精光。現在人家要收山了,唉!

都市日報 2013.8.30

http://www.metrohk.com.hk/?cmd=detail&id=218763


譚劍 | 24th Aug 2013 | 電影男 | (375 Reads)


在這經濟衰退的大環境裡,大概只有法國人才會用自殺這種題材拍黑色喜劇,簡直在挑戰觀眾的極限。

「嫌命長生店」裡有個家族開店幫人自殺,裡頭售賣各種自殺輔助用品,打正招牌發死人財。他們一家人全是一副愁眉滿臉充滿負能量的苦瓜乾,但剛出生的小兒子卻是笑口常開,而且樂觀向上。

故事發展相當可預期:小兒子給家人一直信奉的理念帶來衝擊,不只讓他們備受良心責備,也發現這個世界充滿愛與歡樂,人生也該擁抱喜悅。

這個「從良」劇本意之有物,導演立心要拍一部法式療癒系電影的意圖昭然若揭。好些黑色材料(如墨跡測驗)都頗有創意,但故事始終太簡單和公式化,雖然片長才79分鐘,但看來拍成短片會更精彩。

本片在IMDB得分不高。一部電影能否賣座或叫好,除了作品本身,也視乎天時地利。「低俗喜劇」和「狂舞派」分別食正香港人需要宣洩不滿和需要激勵兩種截然不同的心理,結果口碑都不俗。

現實中的歐美經濟狀況都很差,失業率高企,至今還不算找到出路。很多人都銘生尋死的念頭。「嫌命長生店」以自殺這敏感詞來做喜劇題材,踏中不少人死穴,就像叫蒼井空看飯島愛自傳「柏拉圖的性愛」,叫梁振英看「全員惡人」,叫奧巴馬看「叛諜狙擊」般令人感到困惑。

都市日報 2013.8.23

http://www.metrohk.com.hk/?cmd=detail&id=218191


譚劍 | 17th Aug 2013 | 電影男 | (409 Reads)
Picture

香港政治形勢急轉直下,悲情從天水圍擴散到整個特區,所以勵志片一部接一部,繼青年追夢的「狂舞派」後,這回是中年人重溫舊夢的「激戰」,像是為不同年齡層的觀眾打氣,我覺得應該來一部以單身未婚港女為目標的勵志片才像樣!

我不懂欣賞MMA(混合格鬥),但不會低估「激戰」的拍攝難度,若要再加上家庭故事,就是難上加難,沒想到這部拳擊電影去橋非常順暢之餘,還與眾不同,少了悲情,多了家庭天倫之樂,而且,也多了笑位,叫我大感意外,本文非常適合一家大細欣賞。

只是,如果你像我一樣鍾情於悲劇英雄的話,也許會嫌這故事未免太簡單了。

(以下含劇透)

這種英雄故事,英雄的偉大對跟他對手的強度成正比。「洛奇」,阿波羅;「狂牛」,自己;「擊情」(Million Dollar Baby),家人、命運。張家輝在這片最難搞的對手,不是債主,便是同屋住的女人,又或者是自己的年齡......但他只要稍稍操練,最後便能擊敗年輕得多而且當紮的台主,實在太簡單,不夠說服力。而彭于晏的傷勢我以為他要半身不遂,沒想到最後竟然能康復過來,也是讓我感到不可思議。

不過,這年頭,悲情瀰漫,電影正是讓觀眾放輕鬆的娛樂,所以,看到張家輝的角色不斷說笑話,逗得全場觀眾拍爛手掌時,我知道我不用多說了。

都市日報 2013.8.16
http://www.metrohk.com.hk/?cmd=detail&id=217657

譚劍 | 12th Aug 2013 | 電影男 | (521 Reads)


Picture

港產片現正處於十字路口,經過多年的「拍合片」模式後,好些導演回來了,原因不只他們發現 自己不適合拍「合拍片」,也發現中國電影也已經不再需要香港導演去參一腳,看看這兩年的「泰囧」、「小時代」、「致青春」等,不管評論如何,但等於宣告張 藝謀、陳凱歌、馮小剛等名導演的大片時代要改朝換代退位讓賢,新一批大陸導演已接棒,而且比香港導演更了解大陸觀眾的欣賞趣味。

回來的香港導演,只能拍回以香港觀眾為目標的電影,開始談「本土」來,這是好事,於是像「低俗喜劇」便彈起,相信亮麗的票房成績不只我們意外,連製作團隊也意外,但這是時勢造英雄,可一不可再,一如「那些年」彈起一樣,並不是有策略的商業計算。

繞 了這一大圈,才能看出「狂舞派」這部以街舞為背景的青春勵志片真是横空出世。導演沒有刻意迎合當下的潮流去講「本土」,去消費「集體回憶」來賺錢或騙眼 淚,而是很單純的跟我們分享一個「追夢」的故事,這也是製作團隊本身發自內心的創作動力,他們拍這電影也是在尋夢,所以,我在每一格菲林裡都看到他們一如 電影裡的舞者般用盡全力燃燒青春,不斷在電影一浪又一浪的高潮裡逼近自己的極限。

為了圓夢,他們拍出這年我看過最精彩的電影。

銀幕裡的是「狂舞派」,現實中他們是「狂影派」。

都市日報 2013.8.9
http://www.metrohk.com.hk/index.php?cmd=detail&id=217216&search=1



譚劍 | 12th Aug 2013 | 電影男 | (263 Reads)


Picture

只要熟悉杜琪峰韋家輝這對組合的觀眾,一邊看「盲探」,一邊就會想起他們以往拍過的電影。「盲探」也公認是他們集自家作品大乘的一部奇片,輕鬆把愛情跟懸疑偵探結合起來。說來簡單,但稍一不慎,便容易變成只有導演和編劇自high的四不像。

韋家輝一向玩心極重,人物設計仍然別樹一格,要幾癲有幾癲,除了主角盲探外,跳舞導師高圓圓、變態殺手姜皓文、「瘋婆婆」黄文慧等,都是很好玩的人物,相比之下,鄭秀文這個差婆未免過於正常(除了愛上盲探外),這固然可以顯出其他人的不正常狀態,也讓懸疑電影那部份較為寫實(兩個瘋子做主角未免不夠說服力去調查一件嚴肅的謀殺案),但她的鋒頭幾乎被一眾瘋人搶去,這也許是在類型混合下一個兩面不討好的人物設計,是先天的問題。這角色最後能成功過關,是鄭秀文的本領。這電影之所以好看,主要靠的是她和劉德華的魅力,及以往跟杜琪峰合作的化學作用(「大隻佬」、「孤男寡女」)積累而成。換上其他演員的話,馬上大打折扣。

說回故事本身,主線就是去找鄭秀文的同學小敏,案件不算驚天動地也沒有震撼人心,一代代都是殺人犯的伏筆未免太大,真相揭露出來時幾乎沒有意外性,以案論案,反而不及殮房殺人那一招改變身份(即使在推理小說裡仍然很常見)來得精彩。

都市日報 2013.8.2
http://www.metrohk.com.hk/index.php?cmd=detail&id=216678&search=1


譚劍 | 12th Aug 2013 | 電影男 | (380 Reads)


Picture
具爆炸力的電影不限於動作片,月頭我在飛機上看了一部很亮眼的日本電影「艷之夜」,雖然改編自同名的直木獎得獎作品,屬於文學電影,但箇中驚心動魄的男女關係簡直叫人大氣也不敢喘一口。

電 影一開頭就是瘦削滄桑的阿部寬(為本片特意瘦身)去醫院探望快死的情婦「艷」,而且有把她殺掉的衝動。故事以這女人為中心一步步如輻射般向外擴張,扯出好 幾對男女的不倫關係,涉及得獎作家、自閉情戀態老宅男、地產公司老闆及其妻子和情婦等等。人物眾多卻有條不絮,而且絕不因是改編自文學作品而變得沉悶,反 而張力處處。最有爆炸力的場面是作家參加授獎式時,情婦前來道賀,擺明不放他老婆在眼裡。兩個女人一開始就唇槍舌劍,最後更互相撥酒動起手來。本片的不倫 戀呈現多采多姿的面貌,堪稱是百科全書的級數。這些男男女女間的秘密,不只令人困惑,有時更叫人大吃大驚。

文學電影不容易拍,一不小心, 就會淪為玩鏡頭玩構圖扮有mood的純感覺悶藝片,但文學電影其實不一定斯文,為挖掘人性,有時會色情與暴力兼備,如園子溫的「戀之罪」裡的文學教授大玩 援交,如「蛇信與舌環」裡的反叛青少年把舌頭剪成分叉的蛇舌,更不可不說「惡人」裡玩一夜情兼意外殺人的孤獨青年,在在反映社會的陰暗面。

都市日報 2013.7.26

http://www.metrohk.com.hk/index.php?cmd=detail&id=216166&search=1


譚劍 | 12th Aug 2013 | 電影男 | (268 Reads)


Picture
具爆炸力的電影不限於動作片,月頭我在飛機上看了一部很亮眼的日本電影「艷之夜」,雖然改編自同名的直木獎得獎作品,屬於文學電影,但箇中驚心動魄的男女關係簡直叫人大氣也不敢喘一口。

電 影一開頭就是瘦削滄桑的阿部寬(為本片特意瘦身)去醫院探望快死的情婦「艷」,而且有把她殺掉的衝動。故事以這女人為中心一步步如輻射般向外擴張,扯出好 幾對男女的不倫關係,涉及得獎作家、自閉情戀態老宅男、地產公司老闆及其妻子和情婦等等。人物眾多卻有條不絮,而且絕不因是改編自文學作品而變得沉悶,反 而張力處處。最有爆炸力的場面是作家參加授獎式時,情婦前來道賀,擺明不放他老婆在眼裡。兩個女人一開始就唇槍舌劍,最後更互相撥酒動起手來。本片的不倫 戀呈現多采多姿的面貌,堪稱是百科全書的級數。這些男男女女間的秘密,不只令人困惑,有時更叫人大吃大驚。

文學電影不容易拍,一不小心, 就會淪為玩鏡頭玩構圖扮有mood的純感覺悶藝片,但文學電影其實不一定斯文,為挖掘人性,有時會色情與暴力兼備,如園子溫的「戀之罪」裡的文學教授大玩 援交,如「蛇信與舌環」裡的反叛青少年把舌頭剪成分叉的蛇舌,更不可不說「惡人」裡玩一夜情兼意外殺人的孤獨青年,在在反映社會的陰暗面。

都市日報 2013.7.26

http://www.metrohk.com.hk/index.php?cmd=detail&id=216166&search=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