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譚劍 | 29th Nov 2013 | 電影男 | (318 Reads)
Picture

香港正上演現實版的「飢餓遊戲」。我們和第十二區的人沒有兩樣,現時最令人飢餓、寢食難安的不是食物,而是高昂的樓價。房子不再是安居樂業之所,而是用來控制社會穩定、箝制市民思考和人生目標的工具。為了能成為業主,整個城市的人被強逼參與飢餓遊戲,把一切東西(包括自己的靈魂)拿去市場炒賣。雖然沒有刀光劍影,但一樣是互相撕殺,得勝者就可以買到房子(同時洗腦告訴自己並不是房奴),所以這城市老是鼓吹「為了賺錢,可以如何不擇手段」的大道理,而且崇拜和歌頌的對象往往是錢賺得多的人,而不是在一門技能有所成就的人,是以老行業和創意工業在此城只能衰亡。

一如飢餓遊戲裡的電視台,我們的也是跟極權政府與虎謀皮,播的盡是散播愚民政策的節目,對社會的批評流於膚淺,不是深入報導貧富懸殊的社會問題之源,而是強調這結果,好叫大家努力賺錢才不會跌落沒有保障的貧窮線。當然,一切也不是以內容為主,而是以商業贊助為王道。

不同的是,在香港這個行政區裡,星火始終無法燎原。畢竟,「槍打出頭鳥」已經成為主旋律。「好打得」的女高官,不是排除萬難為民請命,而是用箭頭瞄準市民,好讓城內的飢餓遊戲變得更好看。

都市日報 2013.11.29
http://www.metrohk.com.hk/index.php?cmd=detail&id=224106








譚劍 | 22nd Nov 2013 | 電影男 | (280 Reads)
Picture

雖然電影名稱看來好像很商業化,雖然有豪華的明星團出演,雖然有荷理活著名導演掛帥,雖然有著名作家任編劇,但「黑權大狀」並不是如它的海報和預告暗示般是一部峰迴路轉、爾虞我詐、動作場面連連的商業片,也不像改編自John Grisham的法律驚慄片,而是一部有暴力場面的文學電影。

編劇Cormac McCarthy是美國殿堂級作家,但走的是純文學路線,故事一向不重情節,而是人物刻劃和故事的深層意義。前作「二百萬奪命奇案」由高安兄弟改編成電影後,雖然槍戰連連,但不是賣點。另一部也給改編成電影的The Road雖是科幻故事,卻沒有打喪屍,而是說一對父子怎樣在文明毀滅後掙扎求存,保存良知和人性。

先了解Cormac McCarthy是個怎樣的作家,才能抱正確的態度和心情去看「黑權大狀」。這部電影最精彩的是富含哲理、可堪玩味的對白,情節相對成為次要,偏偏導演列尼史葛的強項是凌厲的影象,愈是大場面愈能表現他的功架(當然也有失手),愈是小品文藝他的表現愈平平無奇(唯一例外就是「末路狂花」),觀眾也因為慕名入場大失望而罵聲連連。這次的問題也許更嚴重,明明是文學電影,卻給包裝成商業片。

2013.11.18
2013.11.22 都市日報

譚劍 | 15th Nov 2013 | 電影男 | (528 Reads)

Picture

 

這簡直就是香港這城邦當下最需要打的保衛戰。

「圖書館戰爭」基本上就是經典的「華氏四五一度」的戰爭版,後者是美國作家Ray Bradbury筆下的文學名著,曾由杜魯福改編成電影。

「圖書館戰爭」由輕小說改編,因此具備輕小說的幽默感和男女相戀的特質,更符合新世代的觀賞趣味。為保護言論自由,圖書館保衛隊不得不出動槍炮,在裡頭工作不但不沉悶,反而隨時要為「沒有言論自由,毋寧死」這信念作出犧牲。

不過,現實世界裡的閱讀人口其實愈來愈少,實體書店一如唱片店節節敗退,倒是電子書和其他侵權物滿天飛,泄密事件層出不窮,要查封新聞在執行上其實非常困難。不過,對極權國家來說,封殺言論這樣向文明開倒車的情兄,仍然層出不窮,而且愈來愈有創意,就像我們的香港政府雖然不焚書,但粗暴地謀殺電視台於萌芽狀態,從一開始就控制言論自由,讓創作人無法謀生。

這種一槍也不用開,也沒有拉人封艇,手段其實比「圖書館戰爭」要狠辣得多,「非暴力」有時比暴力更暴力,因為它公開,而且坦蕩蕩。「圖書館戰爭」的故事陳義甚高,雖然劇情發展相當可預期,不過在當下的香港,這個結局反而讓我們釋懷。遺憾的是,讓正義彰顯的故事,已經無法在現實中上演。

都市日報 2013.11.15

http://metrohk.com.hk/?cmd=detail&id=223272


譚劍 | 8th Nov 2013 | 電影男 | (364 Reads)

Picture


以故事來說,「宇宙生還戰」很有可能是年內最好看的科幻電影(「引力邊緣」不是科幻電影,而是災難電影),即使發行商給了它一個毫無誠意的譯名。副標題「安達的戰爭遊戲」(Ender’s Game)才是原本的名稱。


原著是美國家傳戶曉的科幻小說,拿過多個重要的科幻獎。雖然以外星人(這裡的是外星蟲族bugger)襲地球為背景,但「宇宙生還戰」的故事與眾不同:領導地球大軍跟外星人作戰的是名為Ender的六歲天才兒童(電影在年齡上做了調整),原因不只地球人的作戰套路早已經被看穿,還在於Ender擁有天才的調兵遣將能力。受訓期我們看見安德承受一次又一次超乎尋常的壓力,軍事學院不斷把挑戰他的極限,因此,才出現最後那個壓撼無比卻不能道破的結局。


身為經典的科幻故事,這故事除了戰鬥部份外,最叫人激賞之處,在於還提出不少道德哲學上的問題:為了打這場生死存亡之戰,高壓的軍訓是否合乎人道?是不是可以因此犧牲一個人的童年?安德最後的決定,到底應該由誰負上最大的責任?外星人和人類在道德上有沒有可能協調?以外星人的社會結構來看,牠們和地球人之間的戰爭,並不構成殺戮!反而最後是人類違反這規則!


比起一般科幻電影只是著重令人眉飛色舞的特技,「宇宙生還戰」顯然還需要觀眾帶腦袋入場。


都市日報 2013.11.8

http://metrohk.com.hk/?cmd=detail&id=222872 

 


譚劍 | 1st Nov 2013 | 電影男 | (482 Reads)



導演Denis Villeneuve上一部作品「母親的告白」(Incendies)是我看過最殘忍的電影之一,殘忍的不是畫面,而是故事,令人無語問蒼天。


它跟「罪迷宮」一樣都有很強的懸疑推理成份,而且都有逼供場面,展現出從人退化成獸的過程。為求目的,人可以不擇手段到難以想像的地步,叫人邊看邊感到不安。


以荷里活明星掛帥的「罪迷宮」,原名Prisoners,以「囚徒」為概念大玩懸疑,在外國獲得極高評價,可惜的是,類似的招數在把犯罪題材大量開發的日本 推理裡已屢見不鮮,我懷疑香港觀眾看到一半可能已猜到是什麼一回事。同是玩拐誘,我認為1988年的The Vanishing更為驚人:一對荷蘭夫婦去法國旅行,期間妻子被拐誘,丈夫幾年後找到拐誘者,但最後等待他的竟是超乎想像的結局。


「母親的告白」代表加拿大在2011年競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故事背景在黎巴嫰,母子的遺囑是給孖生子女兩封信,一封信交給他們從未謀面的父親,一封交給他們從未聽 聞過的哥哥,否則她的墓上不能立墓碑,她也不能給放進棺材裡而且要全裸安葬......電影在六分鐘內已佈下天羅地網,接下來抛出的是一個又一個叫靈魂心 碎的家族悲劇.....那個全盤反轉的大結局肯定叫人低迴不已,但導演目的不只在於叫人瞠目結舌,只要想想這三個孩子的父親是誰,就會低迴不已,徹夜難眠。

都市日報 2013.11.1

http://www.metrohk.com.hk/?cmd=detail&id=222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