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譚劍 | 27th Mar 2014 | 電影男 | (528 Reads)

Picture

這部幽默抵死的性喜劇讓我想起Lars von Trier拍過的電視廣告和電視劇(特別是「醫院」, The Kingdom),大概是他最容易親近的電影。想想他近乎舞台劇的「人間狗鎮」和暴力變態到迫近極點的「失落伊甸園」,簡直難以想像出自同一個導演。

 雖然是關於女主角性啟蒙而且性上癮到難以自拔的經歷,但本片毫不沉重,反而舉重若輕,寓莊於諧,旁徵百引,從釣魚、5W(what, where, who)、費氏黃金分割數列、愛倫坡(這段呼應「阿夏家的沒落」,以黑白處理,暗示女主角的崩潰)到巴哈的音樂理論…..把這些看似枯燥的理論拿來比喻性 愛,效果極佳。愈是認真嚴肅一本正經煞有介事,愈是反差愈大,也愈令人捧腹。

導演怪招紛陳,不只博學多才,而且每一章的敍事方式都跟比喻 的內容吻合,不是為賣弄而賣弄。另外,男女主角除了討論故事結構,也為女主角一再遇到為她破處的情人這種巧合,不惜花費唇舌去討論和解釋,這不只是一種創 作上的自覺,還為主角日後難以承受和逆轉的宿命留下了伏筆,遠遠超越了自圓其說的境界。

後篇和前篇風格南轅北轍,很少電影的上下集的差異會如此驚人,難怪製作人說是兩部獨立的電影。

所以,下星期再說。

2014.3.27 都市日報

http://metrohk.com.hk/?cmd=detail&id=230372


譚劍 | 20th Mar 2014 | 電影男 | (256 Reads)

Picture 


這不是「大逃殺」也不是「飢餓遊戲」,也不是玩博弈論或探討人性殘酷,如果抱預設立場去看這電影,鐵定失望而回。

(以下劇透)

電影一開始提出的火車撞人個案,便是原封不動取自Michael Sandel著名的「正義」講座第一堂,探討的是「實用主義」、「功利主義」等課題,而不是人性黑暗。

所以,電影去到一半,開始變調,導演兼編劇的意圖也攤了開來:從頭到尾,這根本不是一部要鬥智的電影,它要討論的課題其實更宏大:人愈追求功利,機關算盡,反而人算不如天算。玩家完全訴諸浪漫,卻有意想不到的結果。在此導演提出另一種見解,成功的定義不是人類活下去,生命的意義也不在乎長短。所以,最後核彈不是自動爆炸,而是由人按鈕啟動。電影看似涉及哲學思考,但在導演的強力操控下,其實並沒有討論空間。浪漫主義大獲全勝,實用主義徹底敗北。這是哲學電影沒錯,卻不是討論哲學,而是讓導演闡述自己的立場,是老派的說故事方式,現代觀眾已不冒帳。

所以,有預設立場的觀眾,不服氣的觀眾,價值觀不同的觀眾,自然給予負評,難怪電影反應兩極,情況就像上世紀美國小說家兼哲學家Ayn Rand的作品,喜歡的捧為聖經,討厭的斥之為政治宣傳。

電影最後十分鐘段落,和劇情有關,卻和主題無關,去掉更為俐落。

都市日報 2014.3.20

http://metrohk.com.hk/?cmd=detail&id=229967 


譚劍 | 6th Mar 2014 | 電影男 | (169 Reads)

Picture

 

這部以大熱姿態拿下年度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意大利電影,實在大手筆。

 

男主角在十分鐘後才姍姍登場。他是羅馬的夜蒲王,不過,並不年輕,已經六十五歲了,是個幾十年前出過書的作家,但人老心不老,既享受當下所剩不多的人生,另一方面卻在回憶自己豐富多采的青春。

 

電影乍看雜亂無章,由無數片段組成,但不管是居高臨下俯視修女跟小孩在花園嬉戲,或者那個蒙上眼全裸奔向古羅馬運水管(看來是巨柱)的女人,又或者不願言退的脫衣舞孃,每個片段的主題都離不開青春、死亡和時間的流逝。

 

人生唯一要思考的哲學問題,就是死亡。死亡之無可避免,在有限的人生裡要怎樣活下去,成為每個人不同的人生觀。男主角也因年華老去,終於看透世情,剝去浮華而變得謙卑。

 

羅馬在這裡已不只是地點或者背景,而是主角。古羅馬帝國很強大,今天的羅馬仍然很美,但這國家這城市只有過去,沒有未來,就像戲裡的人戲謔的「只剩下時裝和pizza」,是以男主角般對過去既哀痛卻又留戀不已。

 

是以「電影之眼」就是男主角參觀羅馬最美的房子的一場戲,最漂亮的都被鎖在過去裡。另一重要安排,就是讓男主角的家對著鬥獸場,後者從前上演的是和死亡搏鬥的戲碼,現在男主角卻在這地方夜夜笙歌。一切盡在不言中。

 

都市日報 201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