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22nd Mar 2006 | 港事顧問, 閱讀筆記, 置頂文章 | (14488 Reads)

銅鑼灣的樂文書店即將搬遷,至於選址,尚未決定。經濟好,租價升,最易受傷害的就是小本經營的生意,特別是整個大氣候正在轉移的行業,更是首當其衝。

 

我在廿年前開始踏足二樓書店,主攻灣仔青文、旺角田園,還有一間已忘了店名、位處旺角火車站附近的書店。現時的愉林、曾經紅極一時的洪葉、現時正火紅的二樓國內書店、不走主流路線的Page One等仍在遙遠的未來。書巿之沉悶,可想而知。

 

二樓書店的台版書長期打折,當時的大型連銷書店沒有今天那麼全面,一些刁鑽的台版書往往不夠齊備。當年只有在二樓書店才能找到張系國主理的【幻象】科幻雜誌和其他知識系統出版的科幻小說。最難忘的一段歲月,就是搜羅舊版的黑皮【銀河英雄傳說】(香港一代匯集出版),二十冊的份量固然令人望穿秋水,因此每次來貨都迅速斷市。有點年紀的朋友也許有同樣經歷。老天,原來已是那麼久前的事了!

 

當時台版書的書種多、賣相好,很多好讀之人特地去台灣搜羅,蔚然成風。樂文書店的買手葉桂好自立門戶,成立「洪葉」,定位為悠閑書店,除有雅座外,更有茶茗招待,開風氣之先。

 

是時除灣仔青文外,田園、樂文、洪葉等都駐紮旺角,洪葉先後出兵尖沙咀、中環、銅鑼灣,服務不同地區的讀者。其他二樓書店亦步亦趨,都市田園、銅鑼灣樂文、尖沙咀田園等先後開業,說是競爭,倒不如說是市場好,肚大能容,百花齊放,反正沒有一間二樓書店能吞下整個市場。

  

九七前後,簡體字書店先在各大電腦商場開業,主攻國內版電腦書,其他雜書只是配菜,後來雜書的出路更好更多更有商機,二樓國內版書店即如野火般在香港燒起來。國內版圖書比台版有更多書種,畢竟閱讀人口更大。本人的盜版書首版一刷已是五千本,是香港頂級的作家才能應付的印量。可見更稀奇古怪的書,要尋找讀者都不是難事,出版社也願意出版,而且售價往往只要台版的三分之一或更低。說在簡體字書店,更易找到心頭好,相信不少愛書人都會同意,因此,其現金流比起台版書店更快。由於書價便宜,經營成本更低,加之二樓書店的裝修往往極其簡單,著重功能而不是佈置,開設的開檻不高。我有多位友人投資國內版書店,生意看來不錯,起碼已回了本。

 

整個香港書市就在此北水南調的大氣候下逐漸變遷。經濟差時,閱讀這種最沒有回報的支出往往被犧牲:尖沙咀的二樓書店全軍覆沒,洪葉書店各店先後失守,旺角樂文結業,清楚表明二樓台版書店大勢已去。至於國內版書店巨人新華坐鎮灣仔,固然有其象徵意義,但簡體字書店衝擊全港的勢頭早已形成,銳不可擋。

 

二樓書店的選書,依賴店長或老闆的口味。書靜靜平放在書桌上等你駐足。沒有商業化的排行榜,沒有象徵填鴨式教育的中學教科書,沒有過多講求成本效益的實用書籍,沒有只視書中只有黃金屋的人。有的可能是一張報紙閱讀版的剪報,和一些像你我般愛書的讀者。

 

二樓書店的店員,外貌和連鎖書店的店員沒有兩樣,不過,他們不是只會把書上架或收錢,和他們聊書,可以給你不少意見,而且他們流動性低,較有人情味。相比之下,大型書店分工仔細,少數店員對書的認識不深,彷彿上份工作是在G2000或Giordano做sales,能夠轉行做書店因為都是做retail。我去年往某大型書店,詢問李天命的書,結果店員帶我去風水書的專櫃,我知道他一定以為我問的是楊天命,再次表明我要找的是李天命的書後,他告訴我,沒聽過這個作者!這種笑話,以我多年逛二樓書店的經驗,根本不可能發生。

 

俱往矣!說二樓台版書店之沉沒,乃完成其歷史使命,雖是實話,卻也老套,倒不如趁其搬遷清貨大減價,抱幾本便宜書回家。書,永遠看不完。你的書架上一定有好些買了很久也沒看的台版書,不打緊。假以時日,泡一壼茶,攤在沙發上,細閱這些在大減價下搶購的平價書,緬懷曾經在香港立足的二樓台版書店。那美好的泡書店時光,即使逝去,也是永恆。
 
後記:

1. 樂文書店最終沒有結業。銅鑼灣分店「步步高升」搬高一層。旺角分店搬到另一座大廈裡繼續經營。

2. 回看多年前的舊文,我已改變我的看法:二樓書店的經營手法已向連鎖書店看齊,選書已失去其特式,也逐漸失去其風格。(2009.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