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28th Oct 2008 | 閱讀筆記 | (734 Reads)

Picture Picture

既晴的【修羅火】是我近日才讀的書,距離成書已過了兩年。

先說既晴,香港讀者不一定熟悉這位台灣的年輕推理小說作家。我是打從皇冠大眾小說獎就留意他了。


他那本拿下一百萬獎金的【請把門鎖好】我非常喜歡(找來看,不會錯),同時也在遠流的謀殺專門店的推理擂台上留意他的蹤影。他的【魔法妄想】參選某百萬小說獎時落選,結果自費出版在網路上叫賣而造就台灣推理小說熱潮......前後十年,不能不說是台灣推理界的指標人物。

【修羅火】乍看以為是本格推理小說,書背說一個小孩醒來後突然說自己是FBI,我以為是本格推理,豈料書看了一半,已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既晴跨足入近似間諜小說的範疇裡,寫出台灣發展核彈的假想來。


對初跨足間諜小說的作者來說,我大致還是滿意這本書,過程曲折多變,而且背景資料的匯入非常自然,是本容易上手的間諜小說。


缺點倒可能是既晴太愛護他的名偵探,故事的情節推演太輕易而舉,不錯是有死人而且近乎屍橫遍野,甚至還有時間限制,但欠缺的是一種逼力。說得太抽像嗎?具體來說,就是在這個正邪對立的故事,奸角不夠壞,壞得不透,幾乎一舉一動都在偵探的掌握之中。坦白招認,我有點虐待狂,希望諜報員給扁得頭破血流。


拿 Le Carre 的名作 The Spy Who Came in from the Cold 來比,看到最後,「滾石行動」已不是重點,叫人掩卷歎息的,是男女主角那番令人沉重的對話,也就是把作者對正義的不忿和偽善攤出來,叫人驚覺邪惡的力量是如此巨大,情報員不過是隻棋子。台灣有其獨特的政治生態和局勢,我深信也能找出同樣發人心省的人性戲劇。


看了既晴的【病態】後,我把【修羅火】的故事在腦裡重新剪輯,【病態】這短篇集是夠病態了,四則故事皆是披上恐怖血腥外衣的推理,顯出作者在操弄詭計和橋段之餘,在人物心底的病態和邪惡也挖得夠深,接下來,我更期待這位名偵探越界做間諜的後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