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30th Oct 2008 | 私房創作, 置頂文章 | (1500 Reads)

開筆寫【黑夜旋律】前,我想起 James Joyce 給人問及 Finnegans Wake 為何寫得那麼艱深,他回應道:我就是要那些評論家忙好幾百年。是以這本未必是英語世界最偉大卻最叫人頭痛的小說,便隱藏了大量文字謎宮,叫人看得兩眼昏花。

我不敢挑戰 Ulysses。那種把小說寫得象徵、隱喻,還有好多古怪之處埋得近乎無處不在的本領,還得下好大功夫。我信奉娛樂至上,最起碼要把一個故事說得讓讀者大呼過癮好看(否則誰買下本書?),更深層的機關佈景則是信筆而至,絕不勉強。


不過,我還是相信小說是講究互動的,像推理小說般,要讓讀者動動腦筋,自行解讀才過癮。看【黑夜旋律】時愈加思考,回報愈多。


至今網路上有三篇討論本書的文章,可供各位參考。


穆梅小姐的讀《黑夜旋律》心得(有雷,未讀勿看)寫得頗詳盡,她真的給七個人找回七宗罪來,完全正確。一個小錯誤是 Medina 給搞錯成 Medlina。Medina 是甚麼意思?在阿拉伯文裡,解作古城。


她關於七個人的解說也很精彩。我相信她一定罵我這個作者安排七個人的下場不公平,沒有善惡有報。我只好抱歉。在我的小說創作世界裡,善惡不一定有報,現實如此。


DaNee 從科幻小說的角度出發,非常獨到,第一段實在深得我心。不過接下來舉出的例子,完全不搭配。他的意見多從小說敍事和技巧出發,但其實以他的背景(科幻研究碩士),我期望他能從科幻小說或科技層面抓出更深刻有力的分析和重點。


我相信用後現代、後殖民或全球化的角度切入,效果也不錯,不知有沒有人會試?

相關文章:
Hyperlink cinema:【黑夜旋律】解讀入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