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4th Nov 2008 | 港事顧問, 萬里長征 | (948 Reads)
去到每一個城市,我總會看看當地著名的雕塑。

不一定是雕塑展。有品位的城市,重視藝術,會把高水準的雕塑展於公眾地方,還原公共空間的用途,如佛羅倫斯,藝術名家輩出,作品簡直多到無處安置。在 Uffizi 附近一帶便陳列了好多,有些是真品,有些是複製品,像震爍古今的大衛便給複製了好幾個。不過,這些明刀明鎗的A貨仍然能吸引不少遊客拍照留念。


世界各地都有不少複製大衛,包括新加坡國家博物館(建築本身就很雄偉,想起香港大學陸佑堂)。這個保守的國家如何處理大衛下體那昂然巨物?不是加片樹葉,而是把大衛染色,去情色化。新加坡近年也開始重視雕塑起來,沿新加坡河兩岸舖設了新的雕像,描繪百姓生活,把其昔日歷史定格,平衡一直以來英國統治階層佔據雕像的情況(像近乎無處不在的萊佛士),不是「去英國化」,而是更「新加坡化」,更強調種族融和及歷史。


香港其實不乏雕塑,多見於商業大廈的大堂、大型屋苑、公園和大學等地(詳見香港雕塑學會出版的介紹),但數量和變化皆不多。政治內涵大於一切的金紫荊好像已變成香港最著名的雕塑,殊為可惜。我一直希望能從本地雕塑裡找到點寫作靈感,原因無他,我很喜歡王爾德的「快樂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