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7th Apr 2009 | 萬里長征 | (1017 Reads)

Picture 

上星期還大言不慚說背電腦往歐洲寫小說,結果來了快一個星期,雖不至隻字未寫,但也好不了多少。到底寫了多少就不提了,免得各位見笑。

我是在幾個城市遊蕩後才來到維也納。說此地是音樂之都,實在是謬誤,其實她還是博物館之都,文化之都。

今天才不過是第二天,已發現即使四日三夜,連浮光掠影也看不得分別。

而且,來到維也納,不聽一場歌劇,似乎和自己過不去。於是,黃昏六點多時,決定不能免俗去國家歌劇院看在上演甚麼劇目。

Erich Wolfgang Korngold 的 Die tote Stadt?還真是冷門(上網查看才知道這在當年 1920 是熱鬥作品,而且還在兩個城市同時首演,其中一場還由大名鼎鼎的 Klemperer 指揮,真失敬)。明天的 Arabella (Richard Strauss) 和大後天的 Parsifal (Wagner) 我就熟悉得多了,但時間所限,「冷門」(這歌劇看來不是很經得起時間考驗,已漸漸被人遺忘,至今的錄音版本不到十個,今年年頭才全劇在英國上演)也所在不計。

Picture

想不到的是,即使如此「冷門」曲目,仍然全院滿座,香港的藝術人肯定羡慕死了。我不敢說維也納人的藝術水平真的高不可攀,畢竟,很多要買票的人也是遊客,大概也是抱著不聽一場也無法向自己交代的決心入場。

一票難求,不,正確來說,座位難求,站位才剛開售(開場前一小時),而且價錢非常實惠,才不過4歐羅,簡直可以用平到嚇死人來形容。

進了場後,才知道 standing seat 秩序同樣亂到嚇死人。我的 standing room (mittelloge) 就在大堂後排,前面的座位索價100歐羅,位置頗佳(最佳的要240歐羅,只比機價便宜一點),可是這個難民營區域的秩序一如第三世界的醫院,除可自由站立外,還讓先到先得的人以隨身物件(如絲巾、紙張、外套)綁在一排排的stand 上霸佔位置,情況仿如香港公立醫院或售樓處(十年前)或銀行派發新股票認領表格的光景。

後兩種情況,我已很久沒在香港見到了。

Picture

結果,開場前十五分鐘,各式物品的物主回來認領位置,有些還是衣冠楚楚的男男女女,西裝領帶望遠鏡名牌手袋等必備道具無一遺漏(怎麼還住難民區?金融風暴的受害者),難免和不知情的人引起爭拗,和第三世界的難民爭奪糧食沒有分別--我看這種情況自十八世紀以來已在各大小劇院裡出現,成為一種傳統,不文明的傳統,好讓貴族在正牌劇目開幕前,先看看窮鬼樂迷相鬥的鬧劇而且笑得不可開支。

說回歌劇本身,沒有序曲也沒有中場休息,也不脫男歡女愛的故事,(內容可看 wiki),今天看來可算蠻老套,難怪逐漸封塵,因此,在舞台設計上便花了心思補救,甚至用上背投影片,除第一幕純粹歌唱有點悶場(畢竟不是悅耳的意大利歌劇)外,其他兩幕都活用舞台的機關佈景,為建設主角的幻想世界花足心思,頗為精彩悅目。

我還發現每當女角坐在舞台上的沙發露出修長的大腿時,站在我前面的男人都會舉起望遠鏡細看。花四歐羅用望眼鏡看長腿,是否物有所值?我不敢荀同,但看一部九十分鐘長的歌劇,在維也納,實在物超所值。

旅程尚未結束,待續。

引用(0) | 話題(歐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