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9th May 2009 | 閱讀筆記 | (513 Reads)

Picture 

 

Paths of Glory 的硬皮裝剛推出,因此 A Prisoner of Birth 已經不是 Jeffrey Archer 的新作。


小說沒有甚麼偉大的意義(頂多就是別做壞事!),甚至只是改寫大仲馬的【基度山恩仇記】,搬到廿一世紀,但就是非常好看,引人入勝。看似簡單,其實很不容易。

 

我想起他部落格上那句話:Jeffrey has delighted his fans -- and defied his critics. 好些評論家說得頭頭是道,自己根本不會寫小說;能寫的,大部份也不見得人。比自己口中的九流作家更不如。


難免想起所謂的三十六種經典戲劇模式。小說不必裝神弄鬼,只要好好玩弄這三十六招就夠了。其實,只要操熟一種,玩到出神入化就夠了。你看 Dan Brown 的小說,來來去去就是一招,但已經大殺四方。


A Prisoner of Birth 情節不是完美,你總會發現缺失、巧合等問題,但 Jeffrey Archer 的文筆真厲害,能看英文小說的朋友有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