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21st May 2009 | 閱讀筆記, 置頂文章 | (894 Reads)

你在 film school 裡不會聽到這個名稱。想出這名堂的不是電影系的教授,而是影評人 Alissa Quart,後經 Roger Ebert 發揚光大來評價「油擊暗戰」(Syriana)。


這類電影還有「毒網」(Traffic),「衝擊效應」(Crash)和「巴別塔」(Babel)。你把這幾部電影的劇情梗要在大腦裡想一遍,找出共通點:人物眾多、多線敍述、時間來回跳動,人物在各自的故事線裡活得好好的,然而遇上其他線的人物後,便難免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和後果。

 

如果你愛讀日系推理小說,會發現這也是伊坂幸太郎的風格。


Hyperlink cinema 乍看和多重主線(multiplot)相當接近。後者可以用「教父」和「無間道」為代表,人物有主次之分,Hyperlink cinema 卻沒有這回事,幾條主線並不會匯聚,反映在網絡世代裡,我們彼此相互認識,甚至互為影響,卻根本不自知。


黑夜旋律】面世已超過半年之久,幾乎每個星期都會有熱心的朋友交功課,和我談論他們的看法。這點叫我很尷尬。我一直認為作者不必為自己的作品解說,小說的正文前,最好有個專家代勞這項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我在【黑夜旋律】的文本裡,已用了極後設的手法提及這是一個 hyperlink cinema 的創作(在後設小說裡,作者會強勢介入並道出創作意圖)。可惜一眾評審沒有看出來,書的後記編輯強調其「多音交響」(polyphonic),實謬矣。


如果不明白 hyperlink cinema 是甚麼一回事,你只能看到【黑夜旋律】的劇情,雖然你可以享受閱讀的樂趣,但無法完全看到深層的意圖。


也許當初我下筆時設定的讀者選錯了人選。當時我的主要對象是王德威教授和王建元教授,兩位專攻比較文學的學者。另外還有李歐梵教授。三人皆是我佩服的專家。王建元和李歐梵更非常熟悉香港的流行文化。


華文文學我看得不多,寫實主義太重的作品太多,題材重覆的作品更多。我自問更喜歡 Cormac McCarthy 的 The Road。希望華文出版商早日好好引入 Thomas Pynchon 的 Gravity's Rainbow(大陸譯本不忍卒讀),讓一眾讀者看看外國文學的另一種風景。

(如無意外,這是我最後一次討論【黑夜旋律】。拆解自己作品非常沉悶,對我來說毫無樂趣可言。我也要為後續作品努力。不過,我非常感謝來信給我的朋友,在部落格發表看法的朋友。你們花了好多時間和力氣寫了那麼長的文章來評說我的作品,即使看法我不一定同意,但我還是非常感動,再一次謝謝您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