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25th May 2009 | 閱讀筆記, 置頂文章 | (2412 Reads)

我在今期明報周刊(2115期)的封面故事裡。封面是徐子淇母女。她在 Book A,我在 Book B。

 

補充一點看法。


1. 「科幻已死?」是大標題,小標題為「尋找衛斯理的薪火」,這本身就有問題。雖然我很敬重倪匡先生,但他的大部份衛斯理都不是科幻,連他自己也不否認。

簡單來說,衛斯理故事最後揭盎的謎團,西方科幻小說作家只會視為開始,更精彩更具想像力更驚天動地的情節還在後面。如果你看過「時間迴旋」之類的西方主流科幻,大概就知道分別之處。


我一直認為,一個科幻作者的風格愈接近衛斯理,愈無法為市場接受。華文傳媒很喜歡談「接班人」,然而,對藝術家來說,重點不是接班,而是創造風格。


如果你想成為科幻作家(不知道該恭喜你還是勸你早日轉行!),請別模仿衛斯理的風格。


2. 我並不認為「真的不需科幻」,只是我們的科技發展極快,在短時間內已實現了不少一般大眾所熟悉的科幻題材(內行科幻迷所知道的,倒還有好多還沒實現)。以 Matrix 為例,類似的科幻題材已經很難再拍出經典的電影,


因為這個意念已經暫時被現實掏空了。Terminator倒有機會長拍長有,畢竟要製造一個像樣的機械人非常困難。


3. 說「(我)的文字水準屬不過不失,可是小說結構本身已經引人入勝了」,真是深得我心。我一直相信最簡單的文字(我會說自己的文字風格是追求彈無虛無的精準),最深刻的內容,才是最上乘的小說。在外國,暢銷小說作家要學會用最少的vocabulary和最簡單的句子結構說故事。Dan Brown, Jeffrey Archer, John Grisham 等無一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