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10th Jun 2010 | 港事顧問, 影像分享 | (488 Reads)



港府為推銷政改,動用陳七陳易希等名人,

希望借助其名氣來打動民心。


雙陳都是有本領之人,

可是,愈有本領的人,

往往愈對政治冷感,

一說因為他們要專注於本身的事業,分心不瑕,

一說可因此明晢保身。

這些說法,你不一定同意, 

不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有時,我們會被逼為虎作倀。


最有資格說這句話的,

大概是二戰時的德國名指揮褔特溫格勒(Furtwangler),

當時國內的著名音樂家相繼出走逃亡。

身為龍頭指揮,

為免德國古典音樂界出現斷層,

他只好留在國內,繼續為納粹服務。


這個觀點,不是沒有爭議,

留在德國,可成為特權階級,也可繼續指揮柏林愛樂,

並阻止後進卡拉揚(日後成為指揮大師)上位......

不過,我們就暫時相信褔特溫格勒是被逼為虎作倀好了,

這樣我才可以說下去。


1942年,希特勒生日時,

褔特溫格勒指揮了一場貝多芬第九慶生。


為虎作倀,褔特溫格勒指揮了一場毫不精彩的表演,

速度快得來毫無感情,演來像華格納多於貝多芬。


一曲既終,觀眾當然拍掌讚好--為偉大的元首希特勒,

宣傳部長戈培爾(Goebbels)更上前向指揮家握手(4:22)。


留意褔特溫格勒的笑容多麼牽強。


不過,更精彩的是在後面。


鏡頭掃過一眾蓋世太保後,回到褔特溫格勒身上時,

我們的指揮家手上多了一條白手巾,

而且有意要隱藏起來。


指揮動作大,難免有手汗,

但要抹,應該在握手前,而不是握手後。


不過,和殺人狂魔握過手後,難免會變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