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12th Jun 2010 | 港事顧問 | (358 Reads)

我已忘了在甚麼時候失去看足球的興趣,
少說也有好幾個世紀了,
總之,這個全球盛事,與我無關,樂得清靜,

可以專心為手上的小說奮戰。

 

不過,晚上找地方吃飯可麻煩了,

Sogo從十二樓打落直到B2的食肆全部大排長龍,

在感謝日以外的日子,簡直罕見。


我曾考慮過自己煮飯,

不過,為免事後成為香港開埠以來首宗因為難食而死的懸案,

只好打著。


如果你也不看世界盃,不妨留個字,

互相打氣,一起捱過這個世界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