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21st Sep 2006 | 電影男, 港事顧問, 新浪之選, 傳媒轉載 | (3827 Reads)

影藝戲院年底租約期滿,極有可能結業。對我來說,是比三越光榮結業更值得大肆報導的消息。畢竟,影藝戲院和電影「星光伴我心」(Cinema Paradiso)裡的那間老戲院,在我心裡幾乎可以劃上等號,它們的賣點不是強勁的音效或設計特別的座位,而是在一個影迷自我養成期間種下的萬般情感。
 

從當年轟動一時至今天被奉為經典的「情書」,浪漫詩意的「郵差」(Il Postino),到去年令人驚豔而感動的「布達佩斯之戀」(Gloomy Sunday)「燦爛人生」(The Best of Youth),我們在影藝裡留下眼淚,換來影藝給我們美好的回憶。沒有人能否認,這是當代本地三字頭影迷集體記憶的發源地。

對感性的影迷來說,影藝絕對成功。至於對知性的影迷,影藝仍需努力。就像三越敵不過新消費時代的衝擊,影藝的運作模式仍停留在八十年代的步伐,在這個講求增值的年頭,配套稍嫌不足。

一般觀眾只是消費者,看電影只趕潮流,或增加「談資」,或追求純感官的刺激。去影藝欣賞電影的則是知音人,對電影懷有激情,單純的「入場、觀影、離開」並不足夠,因為這類近乎影痴級的影迷,大部份都是孤獨的,他們會看「魔戒」和「斷背山」,但也許更喜歡「十誡」和「兩生花」。戲院不是消費的場所而是朝聖的地方,是一親電影大師芳澤的殿堂。可是,在這擁抱大眾文化的城市,注定他們的喜好只是小眾口味。因此,他們和好電影一樣都要知音人,在戲院附設的書店、影碟舖、咖啡茶座,甚至講座裡見到同好,和電影制作人員有雙向的互動交流而不是單純的按下相機快門,不但有「吾道不孤」的心理補償,也尋回影痴的身份認同。

可是,受面積所限,影藝只是一間純粹的影院,沒有書店,沒有茶座,沒有研討會,有的,只有散場後各走各路卻又惺惺相識的影迷。我還記得看完賺人熱淚的「燦爛人生」後,一個男人哭得死去活來,去到商場裡仍淚流不止。要是散場後有交流會,讓影迷們各抒己見,交換心得,甚至私下又交換電話以便日後聯絡,少男少女在這裡結識種下情緣(Cinema Paradiso有這麼一段)......這不但是一段難忘的觀影經驗,也是燦爛人生裡美好的一章。

有心搞文化事業的地產商,當務之急,就是收回影藝的現址。把那個鳥不生蛋的地方搞卡拉OK和酒樓,是正確的決定。上市公司努心賺錢回報股東,責無旁貸。不過,這只是第一步。下一步,就是在黃金地段撥出一個地方,來給影藝浴火重生,不單有戲院,還要結合日漸萎縮的HMV(畢竟有最多歐洲電影的DVD)和因業主加租而被逼「步步高陞」的二樓書店(如樂文),自成一個文化區域,回饋影痴股東--這當然是身兼書迷和影迷的我痴人說夢。

肯定不假的是,連一間不合主流口味的小眾戲院也搞不活,遑論難度更高投資更大的歌劇院和博物館。地產商們,你們還是繼續專心染指房地產事業蓋高樓吧!文化事業,你們是一點也不懂的。
 
影藝之友:
笨爸 - 我的電影老師
Miranda - 一輩子的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