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11th Jan 2011 | 閱讀筆記 | (1287 Reads)

上星期六替香港教育城的中學生創作獎勵計劃頒獎典禮任演講嘉賓,

度過愉快的早上。


得獎的學生,男女之比是二比八,

愛寫作的男生,也許因此很受女同學歡迎吧!


演講過後,少不了給同學們拍照和簽名。

有同學拿出學校圖書館的藏書給我簽,

這也是意料中事。

 

最叫我驚喜的是,圖書館藏書不只【人形軟件】一本,

還有另一本。

 

不是【黑夜旋律】(2008),

不是【1K監獄】(2000),

不是【換身殺手】(1998),

也不是我的第一本【虛擬未來】(1997)。


熟悉我的讀者肯定狐疑得很,

就像推理小說裡的疑犯一個個死去一樣,

到底剩下來的還有誰?


這時,別說你,連我也好奇不已。


答案:【黃昏的人】(1990)。


這是我二十年前參加香港新雅少年兒童文學創作獎科幻故事組時拿冠軍的作品,

是稚嫰得現在已經不敢提起的少作。


【黃昏的人】一書結集了當年科幻故事組的五篇得獎作品,

大概也在二十年前絕版了,現時大概只會在圖書館裡才找得到。


那個找我簽名的同學說,是老師叫他找我簽名的,

我才因此得以和少作重逢,

並拍下照片留念。


那一刻,簡直就像 James Joyce 筆下的意識流,勾起二十多年前的回憶:

當時,我還是個中學生,剛一腳踏進寫作的世界......,

出第一本書......,去台灣領第一個小說獎,......第四本書......,

第四個獎......去成都領星雲獎......

天啊!當年那個中學生想都沒想過啊!


回到上星期六。

我和少作相遇的這一刻,

當時我面前舉起的不只一部相機,

如果你看到這裡,請把照片傳給我,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