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22nd Jun 2011 | 私房創作 | (739 Reads)

我也終於上了壹週刊(1111期, Book A, P. 82)。報導佔四大頁,標題為「香港最後一個科幻小說家」(容易叫人想到「中國最後一個太監」!),太看得起我了。未來肯定還會有香港人會寫。


文字訪問和現實總會有出入,以下是我的補充:

 

P. 82

「譚劍也坦言,香港甚至大中華都無科幻小說市場……」

我指的是科幻小說在大中華是小眾市場。這情況不獨在大中華區發生,而是全世界,包括歐美。而網絡文化,恰好是培養小眾世代的大好環境。劉慈欣的【三體3】,在國內賣超過十萬本,雖然也是小眾,但足以讓他靠寫作謀生,更何況大劉還有正職。


如果要指明香港的話,這裡甚至沒有推理小說、歷史小說、犯罪小說的市場。可憐的不是我,而是香港。


「……未來都會試寫下其他種類既小說。」

我早就不只寫科幻,也拿過科幻小說以外的獎項。


P. 82

「……單看【人形軟件】書名,記者一頭霧水。再看故事簡介,暈了……」

P. 83

「……網上對這書的評論毀譽參半。記者覺得前半部分埋下太多伏線,而且前一章和後一章不連貫,多次要追溯前幾章的內容才能明白故事結構。」


這種多線故事敍述方式,在外國小說裡根本平常到不行。爛的,收不到尾;而我,能全部連起來個總結。這種寫法是好是壞,能否看得明白,我對我的讀者很有信心。

 

負評一如好評,也要看理由,沒理由照單全收。我鼓勵讀者有獨立思考能力,而不是人云亦云。我也常看到讀者有完全相反的看法,孰對孰錯?



「【黑夜旋律】……七條線交錯貫穿整個故事,被讀者鬧到暈。」

 

為甚麼要用七條線交錯來寫?我當然有理由。這是純文學,不是科幻,和【人形軟件】走的通俗路線,是小說光譜的兩個極端,我在訪問裡已再三強調,不應混為一談。



「寫本書無人睇得明,實在很難理解。」

 

我即使走純文學路線,【黑夜旋律】題材較深較小眾,也不打算叫人看不明白。這裡有篇像樣的書評,來自台灣。

 

要找此書親自判斷,可去灣仔城邦。賣完的話,他們可代購。



P. 84

「……維基百科內亦有齊他的履歷。『我 edit 過,內容都是真實。』」

 

我說的是 audit。


「……書枱放一大杯水便動筆,一天八小時可以寫八千字。]

 

我在很多地方寫,不只在家,大部份時間不在家。一天八小時頂多只能寫五千字(一般來說,只是三千)。要是能一天寫八千字的話,我應該比九把刀還要多產。



「鍾偉民……拉攏了當年同是投稿常客的彭浩翔、喬靖夫等成為朋友。」

 

喬大應該不認識其他兩位。



P. 86

「……碩士課程又艱澀難明……」

 

區區一個MBA何難之有?我說的是「悶到飛起」!



小標題「搏一鋪」

 

這我認同是搏一鋪。But, 大部份生意都是搏一鋪。我相信黎智英當年搞「蘋果速遞」也是搏一鋪。他最後賠了錢,而且還超過十億(對他來說只是九牛一毛),雖如此,但我仍然佩服他「搏一鋪」的精神。香港人也需要搏一鋪,和可以搏一鋪的機會。



「……茫然若失的中年人……」

「……他做科幻作家情況應該更可悲。」

 

我覺得寫作才找回自己,值得慶賀。比起一輩子沒出過書沒拿過獎的作者,我不是好多了嗎?

更何況,我還有其他寫作計劃在水面下進行,但還沒到時間公佈,但也快了。



「若終有一日可以在大陸出書,做作家去到咁都無求囉!」

 

我的要求才沒有這麼低,我一開始就瞄準大中華市場,而且要靠寫作過像樣的生活。大陸不是出版天堂,但香港的文化產業到底是甚麼一回事,我們大家心裡有數。



這報導字裡行間要塑造我為一個藝術而犧牲的作家,這我應該心存感激,不過,我沒這麼偉大和落魄,所以讀了很心虛。


這訪問報憂不報喜。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生活都底怎樣踏實,除了好笑也別無其他好說,但也有「朋友」順勢再插一刀抽水,這才叫人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