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13th Jul 2011 | 港事顧問, MBA見聞錄 | (406 Reads)

Picture


和老婆去了蘭桂芳的 Habibi 去晚飯,

不是慶祝甚麼,就是隨隨便便一餐。

沒想到最大亮點,是在最後。


說是埃及菜,其實在中東及北非一帶吃的都是這些菜式。


Habibi 和我在摩洛哥去過的餐廳比較,

裝修較豪華,菜式較精緻,份量卻比較小。

 

這晚人不多。右手邊的一枱十幾人到底有多少我沒去數,

男男女女都很年輕,很用力的討論業務,

包括用 powerpoint 做示範。


兩夫妻在有情調的餐廳被逼聽人家談生意經,

非常煞風景。


左手邊的一枱十幾人我也沒數,

除了一個男的,其他都是女的,

大部份長得不錯,很斯文的女生,不吵,

而且臉上都掛了笑容。


如果這些就是所謂的敗犬,

我認為敗犬也是不錯的選擇。

人是為自己而活,過得開心就好。


這對男女都一樣。


VIP 房裡坐了一堆洋人,全男班,我沒仔細看。


端上來的菜,從前菜,湯,主菜,甜品,

全都是改良過,味道淡得多,很容易入口。


九點時,燈光開始調暗,

宛如 disco 的燈光跳來跳去,

背景的中東音樂從柔和變成強勁。


駱駝登場了,從大門口步入。

這是兩個侍應一前一後穿上套裝變身的駱駝,

經理在旁拍手掌助興,

乍看像農曆新年時的醒獅和引路的大頭童子。


駱駝隨著音樂和掌聲起舞,

用長嘴向每張桌子的食客索吻,我老婆也不例外。


左手邊的女子太守規矩,沒有人反過來向駱駝索吻。

如果在樓下的酒吧,駱駝可能會被半醉的女客撲倒。


駱駝舞玩了十分鐘左右就結束,

我們也來到最後的 coffee or tea。


點了薄荷茶,中東最流行的飲品。


去每一家旅館登記入住,他們都會請你飲薄荷茶。

三杯茶是也。中東的茶,至今用的還是中國的青茶茶葉。

中國做 international trade 這門生意,

比歐洲列強早得多,只是我們沒有跨國企業的想法,

更沒有想到利用這種模式打貿易戰,或打跨當地人的生意。


快要結賬時,整晚的亮點才出現。


VIP 房的洋人終於離開了。

熟悉的面孔。原來是殖民地時期的港英政府高官,

比印象中老了很多。


名字我就不提了。反正人家早就離開官場。


回歸十四年,改旗易帥,他們還保有聯絡,這不奇怪。


我想起記憶中的那些英國作家,

和他們筆下的殖民地故事。


甚至勾起勒卡雷描寫那些退休間諜如何東山再起的片段,

當然,主角們也只是在打「鏡子戰爭」(The Looking Glass War)。


這一晚,這些退休高官,

大概就在已經不是殖民地裡,

那個最有洋味的幾條小街上,最有異國風情的餐廳裡,

暫借了一個角落,回憶大都會的往日輝煌,

和不再屬於帝國的小城的最後餘韻和掙扎,

一切都已不再由他們作主,也不由老百姓作主。


高大年邁的洋人離開 VIP 房,一直從大門走。


經理很熱情的向他道謝。


但是老人還是一直走,沒有停下腳步,也沒有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