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1st Aug 2011 | 閱讀筆記 | (1004 Reads)

Picture 

 

電影「賽德克.巴萊」未上畫,

先看「漫畫.巴萊:台灣第一部霧社事件歷史漫畫」來望梅止渇。


單看電影預告,就知道是文化和科技水平較高的日本殖民者,

侵略一切相對較低的原住民賽德克族人。


這個對立關係,簡直就像阿凡達,

不過,這故事取裁自台灣的「霧社事件」(1930),

結局也沒有阿凡達那麼令人振奮,

而是像「戰狼300」般寡不敵眾的悲壯。

 

而這本「漫畫.巴萊」不是乘「賽德克·巴萊」這部電影的順風車

而跳出來的產品,情況正好相反。


漫畫家邱若龍的老婆正是賽德克族女子,他因此對賽德克族文化深感興趣,

並透過訪查和其他資料搜集,仔細研究「霧社事件」,成果就是這本漫畫。


當時他僱用的其中一個助理,就是魏德聖,

而魏也是看了這漫畫後,才決定打 12年的持久戰,

堅持把「賽德克.巴萊」的故事搬上大銀幕,

讓更多人瞭解原住民故事的其中一章。


漫畫裡,最引我深思的一段,

就是日本人「邀請」賽德克族領袖去日本旅遊,

參觀其繁華的市容,和目睹先進的日軍戰機和戰艦,

恐嚇對方一切反抗只是以卵擊石,徒勞無功,

但仍不阻賽德克族人反抗日本文化和武力侵略的決心。


沒有「中學為體,西學為用」那種不倫不類,

要反抗,就反抗,為的,是一副傲骨,

和死後返回彩虹橋和祖先重遇的願望。


在漫畫的後記,邱若龍提及創作這套漫畫的詳細經過,

和漫畫內容同樣好看。說到賽德克族人把敵人的頭斬下來後,

會供酒供酒,好好尊敬侍奉,大有一死泯恩仇之感,非常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