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4th Aug 2011 | 閱讀筆記 | (415 Reads)

Picture 

 

李查德(Lee Child)的 Reacher 系列是國際語言,

我在歐洲機場的書店都見過蹤影。


不過,國際通用的語言,不代表真的是國際通用,那可能只是文化霸權的表現。


我愛看原文書,但對歐美文化不會盲目崇拜。我崇優,但不見得歐美的一定優。


李查德這系列,多年前台灣曾引入過。第一本很叫人驚豔。

主角不只用腦,而且能打,很能打,打得很夠狠。

 

第二本跌了水準,但仍然精彩,


接下來,我等不及慢吞吞的翻譯,直接看原文。


沒多久,就聽到台灣也不再出李查德,希望我們這種轉看原文的不是罪魁禍首。


說也奇怪,我大概是在同時放棄了李查德,可能是於心有愧,

再查拾舊歡時,就是這本 Worth Dying For.


Reacher 又「意外」去到一個小鎮,碰到一個做交通運輸的惡霸家族,

恣意欺凌當地居民,甚至涉及二十五年前一個女童失蹤案。


仍然有迷團,仍然有幽默感(而且很好笑),仍然打得很火爆。

敵人派出的殺手一批接一批,Reacher 也把他們一一幹掉。


書的中間殺個不停,對我來說,有點悶,但最後的結局很精彩,

值得我翻過四百頁看到那個殘暴風景下,一個小小的、很窩心的段落。


Reacher 帶女童的母親去某間屋前,告訴她,

她愛女的屍體就在裡面,但千方百計費盡唇舌阻止她入內。


Pretend she grew up. Imagine what she would have become. She wouldn't have been a lawyer or a scientist. She loved colors and forms. She would have been a painter or a poet. An artist. A smart, creative person. In love with life, and full  of common sense, and full of concern for you, and full of wisdom.


UK paperback. P. 465


我想起 Minority Report 裡有類似的場景,同樣叫我淚流不已。


歐美文化不一定優。Reacher 系列太美國,主角是現代牛仔,關注的事項離我們太遠,每一本的核心謎團,都不特別驚人(想想 Karin Slaughter 筆下的故事殘酷得近乎重口味)。不過,Reacher 有一顆心,有一團火,為喜歡他的譯本讀者感到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