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13th Aug 2012 | 閱讀筆記 | (694 Reads)

有些人很奇怪,誠品沒來香港落戶時,希望人家降臨;

到人家來了,又會質疑人家何時在香港關門。


這種態度是不對的,更何況說到香港誠品何時關門,

答案不是三年,不是十年,而是--


Never.


誠品不是一家書店,也不是一間百貨公司,

而是一家販賣意識型態的公司。

 

它賣的從來不是書,也不是任何商品。


年輕的朋友也許不知道,誠品會請專人寫文案,

內容不是「買書請排隊」那種通告,

也不是「春天正是讀書天」這種簡單的標語,

而是:


迷你裙在豔陽下示威,涼鞋在鞋架上連署完畢,

泳衣主張解散毛衣,衣櫃要求全面改選,

有心人士藉著流行的路線之爭,發起品牌的階級革命,

防曬油則忙著訂定夏季革新時間表。……


(取自《誠品副作用》520春夏事變)

(更多例子請參考李欣頻寫的專書)


這種似新詩又似文案的文字,既是李欣頻的文字魅力,

也是誠品的品牌魔力。


它早已不只是一家書店了!

而是接近宗教的層次,

而書店,就是誠品的教堂。


進教堂是不需要入場費的,教堂的收益只靠捐獻和記念品。

歐洲若干著名教堂幾百年來一直進行維修,費用遠遠超出收入很多倍,

以一盤生意來說,是打不響的。


不過,教堂本身雖然沒有收入,卻為整個地區甚至整個城市帶來收入,

市政府也往往不得不補貼。


誠品也一樣,即使香港誠品變成圖書館,不再做任何生意,

一毛錢租金也不交,有腦(這點是假設!)的地產商也一樣不敢把它移走,

以金錢掛帥的商場,只有找到一家這樣的書店,才能為其血肉注入靈魂,

這種情況,在蒼白的香港,尤為明顯。

銅鑼灣這家新商場,雖然有空中花園,但其他地方並沒有採用自然光

(想想太古廣場和又一城),

走道狹窄,其實並不好走。以空間感來說,遠遠比不上時代廣場。


說得遠了。我不是誠品信徒,但樂於見到它落戶香港,

它對香港文化自然會有影響,但只會限於愛讀書的小眾,

而且真正受惠的,是那些還沒有能力出國的學生。

這家書店能打開他們眼睛,讓他們能一睹這城以外的文化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