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24th May 2013 | 電影男 | (373 Reads)


Picture

間諜故事主要分兩種,寫實派和浪漫派。寫實派的主旋律多數描寫兩種意識型態之間的鬥爭,個人與國家利益的矛盾衝突,故事深沉,當今執此之牛耳的是英國作家John le Carre。至於浪漫派,往往以詭譎佈局為重心,像James Bond跟Jason Bourne,熱熱鬧鬧,由頭打到尾。

「柏林諜變」雖然動作連場,但其實偏向前者,兩大男主角除了有任務在身,還要面對和家庭成員的衝突,而不是像James Bond般永遠瀟瀟灑灑獨自上路。故事開宗明義說金正日死後,金正恩和金正男在柏林展開派系鬥爭,出現疑似「脫北」的諜戰,並加入其他間諜組織來插手。

德國確是少數和北韓有邦交的國家,這故事因此看來合情合理,而且導演兼編劇柳昇完不怕開罪北韓,大膽創作,連金正男利用澳門那邊的銀行洗黑錢的實情也編進來。我懷疑金正恩已把電影找來並指示一眾勞動黨高層好好觀看和學習。

華語間諜電影不管被資金還是審查掣肘,拍來拍去只能回到民初或抗戰時,或者落入一個虛構的時空,完全和時代脫節。而南韓由於現實使然, 間諜片拍來特別得心應手。「JSA安全地帶」裡雖無間諜角色,但也可算是這類間諜電影的經典作。「柏林諜變」把場景移師歐洲,野心更大,一頭一尾我特別欣賞:片頭的異國氛圍,結尾裡「個人無法和國家機器對抗」的無奈。

都市日報 2013.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