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12th Jul 2013 | 閱讀筆記 | (521 Reads)
陶傑先生說:「我唔consider自己喺華文社會有任何角色,我只為自己謀生,為市場寫作,我無 魯迅、胡適嘅遠大理想去救國救民,我對改變中國毫無興趣,因為知道佢係無辦法改變。」這是陶傑與文化人、讀書人最大的分別,明刀明槍,擺明車馬無「大志」 反而搵真銀更實際。(from 都市日報)

﹣﹣﹣﹣﹣﹣﹣﹣﹣﹣﹣

我相信陶先生有點言不由衷,真正原因是作家在華文社會的地位遠不及歐美國家,根本無法發揮社會地位。

陶先生一定讀過 Christopher Hitchens 的文章,這位名家堪稱「大西洋兩岸第一才子」,下筆之辣,比陶先生有過之而無不及,批評對象除了德蘭修女、克林頓、戴安娜王妃,也包括上帝,是西方「無神 論四頭馬車之一,也自稱是左翼份子(即一些人口中的「左膠」!)

Hitchens 發表文章,是為了改變社會,而不是純粹賺錢。

可惜,天妒英才,Hitchens 在 2011年因癌症逝世,這是撼動歐美文壇的大事。英國報章稱「從此再也沒有人能寫出同等份量的文章」,為他寫輓文的,包括貝里雅,道金斯、魯西迪及其他名家。

陶先生說得沒錯,尚優,就是尚崇歐美文化,所以,直接閱讀歐美名家的作品,才能「與世界接軌」。閱讀 Hitchens,我推介從 Arguably 開始。香港各大英文書店都能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