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19th Sep 2013 | 電影男 | (412 Reads)
Picture

「字裡人間」是文藝青年的狂想曲,奉上自己的青春,專心不二編修一本辭典。故事之好看之精彩,盡在細節中,在此不多說。

是要說的是,以日本人喜歡給事情分明別類的做事習慣,一如他們的漫畫擅長職人故事,他們拍電影也是用類似的方式操作,像「字裡人間」的編輯,「禮儀師之奏鳴曲」的送行者,「天地明察」(香港沒上過,也是改編自本屋大賞第一名作品)裡的天文學家,還有今年年底上映的一代茶道宗師故事「利休之死」,更別說最近幾個月瘋魔日港台的電視劇「半澤直樹」。

日本人對職人故事的執迷,源於他們對專業的執著,這又源於他們做事的宗旨跟華人普遍信奉積累財富才是王道那一套不同,而是從中要修煉和自我提昇,所以他們的職人故事,除了背景知識紮實外,並不是單純的停留在職人之間的鬥爭,或者只是加些三四角戀的愛情故事,而是像「爆漫」同行漫畫家即使是敵手也是惺惺相惜,一起向夢想邁進的青春物語,甚至乎像「孃王」即使以夜店陪酒女公關為背景的故事,講的仍然是熱血勵志和夢想。

永不言敗、透過努力來實現夢想,即使面對逆境也永不放棄,而不是透過貪污勒索或不擇手段那種損人利己的方式去賺錢,這是日本職人故事給觀眾最大的啟示和鼓勵,也是某個小學生希望做貪官的偉大國度所永遠無法理解的。

都市日報 2013.9.20

http://albertam.tumblr.com/post/61636885291



引用(0) | 話題(點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