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7th Feb 2007 | 萬里長征 | (1285 Reads)

平均分: 9.00 | 評分人數: 1
 
--開甚麼玩笑?二樓很吵,我要關窗才能睡覺。
 
--晚上很靜的,放心好了。
 
他走到窗邊,看看窗外那幾十支掛上不同國旗的旗杆。
 
--剛好這房間下面就是你們的日本旗。你不高興嗎?
 
我探頭一看,他說得沒錯。不過--
 
--我們不是日本人。
 
--你們打哪裡來?
 
--我們是香港人,是 Chinese。
 
--Chinese,Japanese,same!
 
他保持一貫的嘻皮笑臉。
 
我才懶得和他辯。也許按他的邏輯,中國人和印度人也沒有分別,甚至和阿拉伯人也沒有分別,同是 non-European。
 
--我要換房間。
 
糾纏就此結束,我們如願以償。換了另一個房間,不過,冷氣機仍然是壞的,浴室仍然沒有浴簾。直到晚飯後回到酒店,浴簾回來了,冷氣機也能動了,卻冷得要命不能降溫。
 
人家說意大利人沒有紀律,我總算在羅馬領教了。
 
這只是第一堂課,第二天去梵帝崗,才更精彩。
引用(1) | 話題(歐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