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11th Feb 2007 | 電影男, 新浪之選 | (9575 Reads)
PicturePicture
 
電影「瑪麗皇后」(
Marie Antoinette)劣評如潮,只能歎一句時不我與,廿一世紀的地球表面上,冒出了一個 Paris Hilton。
  
瑪麗皇后的一生,是封建社會女性「一入豪門深似海」的不幸寫照。沒有背景,不會耍手段,卻不幸掉進權力核心的政治鬥爭裡。權力可以令人腐化,有時得不到權力也可以同樣腐化,瑪麗皇后便是一例。
 
荳芽少女嫁入宮中,見盡權力鬥爭的各種面貌,命運卻不由自主受人左右。除了腐化,還可以做甚麼?法國大革命爆發,既是玩具也是禁臠的她被送上斷頭台,不必借用甚麼「歷史決定論」,已知是必然的結局。
 
相差無幾的種子,在不同的時代會長出不同的果實。Paris Hilton 是希爾頓酒店集團創辦人的後人,也以一介女流之輩廁身權力的核心。龐大的酒店帝國同樣沒有她的容身處,那是男人的戰場,女人勿近。
 
Paris Hilton 唯一的出路是自立謀生,充分利用自身的 blue blood 為本錢,讓世界變成她的舞台,讓所有人都是我的觀眾,投身演藝圈。
 
她和好姐妹 Nicole Richie 拍的真人show「 The Simple Life」,盡顯富家女對平民生活的無知和幼稚,一副「何不食肉糜」的現代版,讓她的敗家女型像深入民心。年前拍「恐怖蠟像館」(House of Wax )雖然只是配角,卻深受年輕人歡迎。
 
所有接近她的男人都覬視她的家產,沒關係,她也從來沒有對愛情認真,過近乎濫交的生活。春宮帶被推上網,她只有一點怨恨,沒有淚灑當場,沒有申請禁制令,沒有一哭二罵三上吊,沒有留下「人言可畏」的遺言後自殺身亡,只是和前男朋友就影帶收益分紅。換男朋友像換條 underwear 那樣輕鬆平常。
 
然而,和被送上斷頭台的瑪麗皇后不同,Paris Hilton 不受世人譴責,而是全球狗仔隊的寵兒,她拍廣告,設計首飾,有自己的香水品牌,在 youtube 上有自己的專屬頻道,賺進大把大把的鈔票。
 
不過是相差幾百年的時間,一個被幽閉在深宮,最後被送上斷頭台,一個走進花花世界,成為娛樂版頭條。一句「生不逢時」或「造化弄人」,並不足以道出兩者間的天淵之別。那也許是時代的進步,也許是社會的墮落。
 
(「瑪麗皇后」的海報設計,看來就像雜誌封面,甚至「自拍」,「另有所指」的意圖顯而易見)
  
延伸閱讀:
Paris Hilton,坐完牢後,來找我吧!()(
Miranda - 瑪麗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