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20th Feb 2014 | 電影男 | (257 Reads)

Picture 

 

表面上看來,這電影說的是主角如何被逼為奴,但細看之下,發現剛好相反,導演透過主角的經歷,說的是人如何自願為奴。

 

(以下劇透)

 

故事從一開頭就揭示了這部電影最堪玩味的一點:主角想要逃亡,想要反抗,但他身邊的奴隸不願意。當奴隸的數量遠比白人多,而槍械的殺傷力仍然不是很強大時,他們只要合力反抗,未必不能揭竿起義。奴隸制之所以可以成立,在於奴隸沒有反抗意識,結果只好成為次等人,被當成牲口般出售。

 

為突顯主題,故事安排主角碰到不同的人。如印弟安人,數量遠比黑人少得多,卻是自由人,原因在於他們強悍不願馴服。如自由富有的黑人,和白人同流合污而向上流。又如成為奴隸的白人,原因在於他的墮落。

 

無法反抗,無力反抗。孤軍作戰的主角,即使擁有知識和見地,談吐優雅,卻不見得能獲得自由,頂多只是一個exceptional的奴隸。

 

成為奴隸的主因,其實是奴性。

 

不過,黑人無法接受教育,只能成為文盲,而且被逼聽主人講好奴隸和壞奴隸的故事。這種奴性其實是後天的洗腦。相比之下,在某國際大都會,搵錢、供樓、怪獸家長、補習……一邊看這電影,我一邊把這幾個關鍵詞連接起來。這是一部香港人應該特別有感覺的電影。

 

都市日報 2014.2.20

http://www.metrohk.com.hk/?cmd=detail&id=228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