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20th Mar 2014 | 電影男 | (263 Reads)

Picture 


這不是「大逃殺」也不是「飢餓遊戲」,也不是玩博弈論或探討人性殘酷,如果抱預設立場去看這電影,鐵定失望而回。

(以下劇透)

電影一開始提出的火車撞人個案,便是原封不動取自Michael Sandel著名的「正義」講座第一堂,探討的是「實用主義」、「功利主義」等課題,而不是人性黑暗。

所以,電影去到一半,開始變調,導演兼編劇的意圖也攤了開來:從頭到尾,這根本不是一部要鬥智的電影,它要討論的課題其實更宏大:人愈追求功利,機關算盡,反而人算不如天算。玩家完全訴諸浪漫,卻有意想不到的結果。在此導演提出另一種見解,成功的定義不是人類活下去,生命的意義也不在乎長短。所以,最後核彈不是自動爆炸,而是由人按鈕啟動。電影看似涉及哲學思考,但在導演的強力操控下,其實並沒有討論空間。浪漫主義大獲全勝,實用主義徹底敗北。這是哲學電影沒錯,卻不是討論哲學,而是讓導演闡述自己的立場,是老派的說故事方式,現代觀眾已不冒帳。

所以,有預設立場的觀眾,不服氣的觀眾,價值觀不同的觀眾,自然給予負評,難怪電影反應兩極,情況就像上世紀美國小說家兼哲學家Ayn Rand的作品,喜歡的捧為聖經,討厭的斥之為政治宣傳。

電影最後十分鐘段落,和劇情有關,卻和主題無關,去掉更為俐落。

都市日報 2014.3.20

http://metrohk.com.hk/?cmd=detail&id=229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