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18th May 2007 | 港事顧問 | (1419 Reads)
當小事化大,大事變成危機,連聖經也幾乎要送檢,使香港這國際大都會變成國際笑話大都會時,我們不妨看遠一點,看看我們前宗主國,向他們學習如何化解危機,使大事化小最後完全消失的政治拆彈藝術。
  
桀驁不馴的哈里王子(Prince Harry)一心希望去伊拉克服役,但此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場景現時是全世界最危險的地方,當年出兵錯了,就別一錯再錯。王子此去,也許會給人割下頭腦,也許會讓人肢解,也許會被人綁架,也許最後安然無恙......,太多也許太多可能,總之凶多吉少。
 
與其最後要啟動「危機管理」(crisis management)的應付機制:英國政府派出特工,和恐怖份子祕密談判,最後全面撤軍,還是讓王子死得比他母親更難看?下一步怎走都是兩難局面。國民必然對政府失望,傳媒下筆狠罵,朝野上下難堪,倒不如一早做好「風險管理」(risk management),下最乾淨俐落的決定,把王子留在英國,不讓他去送死。
 
日後甚麼叫人抓破頭皮也想不出解決方案的問題,從此消失。那些寫上「送給哈里王子」的導彈,被拆去了信管;那篇「王子橫屍伊拉克」的頭條,永遠也不會見報;那個「吾兒哈里長眠於此」的墓誌銘,要推遲好多好多年才需要動工。
 
「難道王子的命特別尊貴?」傳媒一定會質問,沒關係,和日後的政治核彈相比,這一道問題只是四野無人時射向夜空的一顆子彈,傷不了誰。國民很快會淡忘,準備迎接新首相走馬上任。
 
為甚麼懷念英國人?很簡單,他們真的有政治智慧,不讓這問題愈滾愈大,自己給自己添麻煩,最後一發不可收拾。單是拆彈這一招,他們走了快十年,我們一點也沒學好。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