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21st Sep 2007 | 電影男, 港事顧問, 新浪之選 | (2638 Reads)

平均分: 9.00 | 評分人數: 2

Picture

 

《蝙蝠俠2》 (Batman The Dark Knight) 來港拍攝外景,大概很多影迷都很興奮雀躍,連港府也認為此片可以帶動香港旅遊業。只有唸過點文化研究的朋友,或者資深的科幻迷,才知道壓根不是這麼一回事。
 

拍攝第一集前,導演 Christopher Nolan 給製作人員播了一次科幻經典電影 Blade Runner,"This is how we're going to make Batman".
 
Blade Runner 是甚麼來頭?簡單來說,就是科幻電影史上最不可動搖的兩部科幻電影之一(另一部就是 2001, A Space Odyssey)。電影最為人稱道的,不是追殺複製人的橋段,而是導演 Ridley Scott 打造的場景設計和賦與的氛圍。
 

Picture
 
在 Blade Runner 之前的科幻電影,儘管會像 Metropolis 裡出現上下階層的對下,像 Fahrenheit 451 般有焚書的消防員也因此有地下祕密反抗組織,像 Logan's Run 般所有公民在三十歲必須面對死亡的升天大典,城市的設計整體還是整齊乾淨,寓意人類還是有光明的未來,一切罪惡和社會漏洞只是暫時出現的雲霧。
 
Picture
 
Blade Runner 卻不是這個樣子。電影裡的 LA,是個終年不見天日、雨下個不停的城市。文化上更是大雜燴,設計眼球的科學家操廣東話,在街上賣麵的操日語,後街裡玩蛇的說其他話,簡直就像個猛獸行走的森林,裡面通行的,只有弱肉強食這條森林定律。

生命是甚麼?或者,生命不是甚麼?

就算你有人類的外表。你的記憶可能是假的。縱使你比人聰明,強壯,有同情心,你還是複製人,一定要給消滅。故事沒有光明的結局(詳見另文),只有一片絕望。

Picture
 
Batman 師法 Blade Runner 之處,絕不是故事情節,而是城市氛圍。導演相中香港,成為 Batman 裡的葛咸城,成為 Blade Runner 裡那個末日 Los Angeles,大概是本港密集的高樓大廈、烏煙瘴氣、兩岸囂張得過火的巨大廣告,加上像鬥獸場般在金錢裡打滾的人,構成一個只著眼今天沒有未來的末世景觀。導演這支弦外之音的曲筆用力甚深,但不值得港人自豪。
 
下集:
勿讓蝙蝠俠染指「幻彩詠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