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譚劍 | 27th Dec 2007 | 港事顧問 | (1016 Reads)

Picture

從台北回到香港,第二天就病倒了。

病不重,只是喉嚨很痛,又頭昏腦脹。肇因,大概是在回港的飛機上,快降落前,聽到機師說了甚麼 with polluted air,空姐則很含蓄的說是「煙霞」。

也許香港的空氣質素還不算極差,但機師那句 polluted air,已經害我病倒了。

是以,在機場快線的椅背上,竟赫然誤讀了這則廣告。

I can see a new bra

不要用 Freud slip 來看回我。我本身就是  Freud 的信徒,相信一柱摯天的高大圖騰,在各大民族的象徵都是一致,一致表現極度的陽物崇拜(請參看「國金外望」(18禁)一文)。

於是,整個廣告的意思就被誤讀為:一個變態佬看見了一個 new bra 後,身體莫名其妙出現了過於激烈的反應。

空氣污染確是會改變一個人的心智,即使像本人這種擁有偉大人格的智者,也不例外。為保各大婦女的貞操和名節,懇請港府盡快改善本地空氣質素。